青梅

  南京有個姓程的書生,性格磊落,交朋友不計較彼此。一天,他從外面回來,解開捆在腰上的帶子,覺得帶子的一頭沉甸甸的,好像有什么東西墜著。他看來看去,什么也沒有看見。輾轉之間,一個女子從衣后出來,掠著頭發微笑著,漂亮極了。程生懷疑她是鬼,女子說:“我不是鬼,而是狐仙。”程生說:“若能得到美人,鬼都不怕,何況狐仙呢。”就和她親親熱熱地生活在一起。過了兩年,生了一個女孩子,起名叫做青梅。她常對程生說:“你不要娶老婆,我將來給你生個男孩子。”程生信了她的話,就沒有娶老婆。可是親戚朋友都來譏笑誹謗他。他的意志動搖了,就和湖東一個姓王的姑娘訂了婚。狐仙聽到這個消息,火兒了,給青梅喂飽了奶以后,就扔給程生說:“這是你家的賠錢貨,你是養活她還是摔死她,完全由你自己。我憑什么替別人做奶媽子呢!”說完,出門就走了。
青梅長大以后,很聰明,容貌清秀,很像她的母親。時隔不久,程生得病死了,王氏再嫁了,青梅就在堂叔的家里寄養著。堂叔的行為很放蕩,品行很不好,想要把侄女賣掉,肥肥自己的腰包。恰好有個姓王的進士,正在家里等候委派官職,聽說青梅很聰明,就用高價把她買到家里,叫她給女兒阿喜當丫鬟。阿喜十四歲,容貌很秀麗,是個絕代佳人。她看見青梅很高興,就和青梅形影不離,晝夜生活在一起。青梅也善于侍候,能用眼睛聽聲,能用眉毛傳情說話,所以全家都很疼愛她。
同鄉有個姓張的書生,名叫介受。家境清貧,沒有什么豐厚財產,租賃王進士的房子居住著。他很孝順,遵守禮節,毫不茍且,又專心致志地讀書求學。一天,青梅偶然來到他家,看見他靠在一塊石頭上喝糠粥。青梅進屋和他母親嘮嗑,看見桌子上放著豬蹄膀。當時老頭兒病重躺在床上,他進了屋子,抱著父親大小便。屎尿弄臟了他的衣服,老頭兒發覺以后,不斷地怨恨自己。張介受卻遮擋著弄臟的地方,急忙跑出去自己打水洗掉,很怕父親知道。青梅認為這是很了不起的行為。回去就把看到的情況告訴了阿喜,并對阿喜說:“咱們家的房客,不是一般的人物。娘子不想得到一個好丈夫,那就罷了,要想得到一個好丈夫,就是張生那個人了。”阿喜恐怕父親嫌他貧窮,青梅說:“你說得不對,這件事情就在你自己了。你如果認為可以,我去偷偷地告訴張生,叫他請個媒人前來求婚。夫人一定招呼你,和你商量,你只要答應一聲‘可以’,就妥了。”阿喜怕他窮一輩子,自己嫁一個窮人,會被天下的闊人恥笑。青梅說:“我自己認為能夠看透天下的讀書人,肯定沒有差錯。”第二天,青梅就去告訴張生的母親。老太太大吃一驚,認為她的說法是個不祥之兆。青梅說:“我家小姐聽到公子的行為,認為他是一個賢人,我因為看透了她的心意,才來為你們說合。你派媒人去,我們兩個人給以袒護,這個主意就能如愿以償。即使被主人拒絕了,對于公子又有什么恥辱呢?”老太太說:“你說得很對。”就拜托一個姓侯的賣花女前去求婚。王夫人一聽就笑了,把情況告訴了王進士。王進士一聽,也是一陣大笑。把女兒招呼到跟前,向她說了侯氏的來意。沒等阿喜回答,青梅急忙贊美張生的賢德,斷定他將來必定是個富貴之人。王夫人問女兒:“這是你的終身大事。你如果能夠吃糠咽菜,我就給你答應這門親事。”阿喜低著腦袋想了很長時間,才看著墻壁說:“貧富是命里注定的。倘若是個命好的人,窮也窮不多長時間;而不窮的時候就沒有窮盡了。倘若是個命薄的人,那些滿身是錦繡的王孫公子,窮到沒有立錐之地的,難道還少嗎?這件事情全在父母的心意了。”
起初,王進士和女兒商量的目的,是想博得女兒的譏笑,等到聽完女兒的一番言語,心里很不高興,說:“你想嫁給姓張的嗎?”女兒不回答,他再一次追問,女兒還是不回答。王進士怒氣沖沖地說:“賤骨頭,不長進!想挎個破筐,給討飯的花子做老婆,難道不怕羞死了!”女兒氣得臉頰通紅,含著眼淚被青梅領回了繡房。媒人也就跑回去了。
青梅看見這門親事沒有辦妥,就拿定了主意,要把自己嫁給張生。過了幾天,夜間她到了張生家里。張介受正在燈下讀書,驚訝地問她來到這里做什么,青梅就吞吞吐吐的,有點羞口難開。張介受臉色很嚴肅地表示拒絕。她流著眼淚說:“我是好人家的女兒,不是私奔的淫蕩女人。只因為你賢德,所以自愿來寄托終身。”張介受說:“你愛我,是認為我的德性好。但是黑夜私奔,潔身自好的人也是不能答應的,有德性的人怎么能夠允許呢?從淫亂開始,最后結成終生伴侶的,正人君子還說不可以。何況不能成功,今后你我怎樣自處呢?”青梅說:“萬一能夠成功,你肯賞臉接納我嗎?”張介受說:“得到的妻子能像你這樣,我還有什么要求呢?但是有三件事我是沒有辦法的,所以不敢輕易答應你。”青梅問:“什么樣的三件事情你沒有辦法呢?”他說:“你自身不能做主,這是沒有辦法的;即使你能夠自己做主,我的父母倘若不愿意,也是沒有辦法的;即使我的父母愿意了,你的身價一定很高,我家境一貧如洗,不能籌辦那么多的金錢,那更是沒有辦法的。你趕快退出去吧,瓜田不納履,李下不整冠,男女授受不親的嫌疑,是可怕的呀!”青梅臨走的時候,又囑咐他說:“你心里倘若有意,我請求咱們共同想想辦法。”他答應了青梅的要求。
青梅回去以后,阿喜問她到什么地方去了,她就跪在地下,承認到張生家里去了。阿喜惱恨她夜里私自跑出去淫亂,要用棍子懲罰她。她流著眼淚,表白沒有發生別的事情,趁機就把剛才的實際情況告訴了阿喜。阿喜贊嘆說:“他不茍且偷合,這是禮;一定要告訴父母,這是孝;不輕易答應你的求婚,這是忠誠老實不騙人。有這三項道德,老天必然保佑他,他就不必擔憂貧窮了。”接著又問青梅說:“你想怎么辦呢?”青梅說:“我要嫁給他。”阿喜笑著說:“傻丫頭,你能自己做主嗎?”青梅說:“達不到目的,隨后就是一死罷了。”阿喜說:“我一定讓你如愿以償。”青梅就向她叩頭,感謝她的好意。
又過了幾天,青梅對阿喜說:“你前幾天對我說的一番話,是開我的玩笑呢,還是真要對我發慈悲呢?如果真的,我還有一些情況,得祈求你可憐我。”阿喜問她什么事情,她回答說:“張生不能送聘禮,我又沒有力量可以贖買自己的身子。一定要拿足原先買我的身價,你答應嫁我,就像沒有答應一樣。”阿喜沉吟了一會兒,說:“這就不是我能為你效力的了。我說嫁你,恐怕不合適;如果說一定不必拿足原先的身價,父母肯定不會答應,也是我所不敢說出口的。”青梅聽到這里,流下了幾行眼淚,只是哀求憐憫拯救她。阿喜想了好長時間,才說:“不要緊,我攢了幾吊私房錢,應該傾囊相助。”青梅向她叩頭拜謝,就去偷偷地告訴了張介受,張介受的母親高興極了,多方進行求借,借到了青梅的賣身價,就珍藏起來,等待青梅的好消息。這時候,恰巧王進士被派到山西曲沃縣當縣官,阿喜就利用這個機會對母親說:“青梅的年歲已經大了,現在我們全家要去山西上任,不如把她嫁出去算了。”王夫人早就認為青梅太聰明,唯恐把女兒領上邪路,常想把她嫁出去,只是害怕女兒不愿意,現在聽到女兒這么說,很高興。過了兩天,就有一個雇工的媳婦,向她稟報了張家求婚的意思。王進士笑著說:“這個書生只應配個丫鬟做妻子,前些天向我女兒求婚,那真是癡心妄想!但若把青梅賣給顯貴人家去做小老婆,身價就能比從前高出好幾倍。”阿喜趕忙進了一言,說:“青梅侍奉我很多年,賣給人家做小老婆,我心里很不忍。”王進士就讓雇工的媳婦給張家傳話,答應了婚事,仍以原先的身價,簽字畫押,把青梅嫁給了張介受。
青梅進門以后,孝敬公婆,委曲承順公婆的心意,勝過張介受,而且操持家務更是勤儉,吃糠咽秕不以為苦。因此,家里的人沒有不對她敬重疼愛的。她又把刺繡當做謀生的事業,而且賣得很快,商人都在門前等著搶購,唯恐買不到手。她獲得的金錢,可以略微解決一點貧寒。她還勸導丈夫,叫他不要為照顧家務事而耽誤了讀書,柴米油鹽一切生活大計,完全由她自己承擔。因為主人要去山西上任了,她就去向阿喜告別。阿喜見了她,流著眼淚說:“你是有了自己的歸宿,我的命運一定趕不上你。”青梅說:“我的歸宿是什么人賞賜的,我敢忘恩嗎?但是認為你的命運不如我,恐怕要促短我的壽命了。”青梅流著眼淚,和阿喜告別。
王進士到了山西以后,過了半年,夫人就死了,靈柩停放在佛寺里。又過了兩年,王進士因為接受賄賂被免除了職務。他千方百計地花錢贖罪,于是逐漸窮得上頓不接下頓,隨從人員也全部逃散了。就在這個時候,瘟疫流行,王進士染上了瘟疫,也離開了人世,只剩了一個老太太跟著阿喜。過了不久,老太太又離開了人世。阿喜孤苦伶仃,生活更苦了。有一個鄰家老太太,勸她出嫁,她說:“誰能為我殯葬雙親,我就嫁給誰。”鄰居老太太可憐她,送給她一斗米就走了。半個月以后,老太太又來對她說:“我為小娘子盡心盡力地想辦法,你的婚事很難找到合適的:窮人不能為你殯葬雙親,富人又嫌你是個沒落人家的后代。真是無可奈何!我還有一個主意,只怕你不能聽從。”阿喜問她:“什么主意?”老太太說:“我們這里有一個李郎,想要尋找一房小老婆,倘若看見你的姿容,就是叫他用最厚的禮節殯葬你的父親,肯定不會吝嗇的。”阿喜痛哭流涕地說:“我是官宦人家的女兒,怎能給人做小老婆呢!”老太太沒說話就走了。阿喜每天只靠著吃一頓飯,延續自己的生命,等待有人聘娶她。過了半年,更沒有辦法支持了。一天,鄰居老太太又來了。阿喜流著眼淚對她說:“我苦到這個樣子,常想自盡。現在仍然戀戀不舍地茍且活在世上,只是因為雙親的靈柩沒有安葬,我自己要是離開人世,誰去收拾雙親的尸骨呢?所以想來想去,不如依照你從前的意見辦吧。”老太太于是就把李郎領到阿喜家。李郎略微看了看阿喜,就很高興,馬上拿出金錢張羅安葬的事,兩個靈柩都給安葬了。辦完喪事以后,就用車子把阿喜拉到家里,叫她進門參拜大老婆。大老婆本來是個刁悍而又嫉妒的女人,李郎當初不敢說是買妾,只說買了一個丫鬟。等她看見了阿喜,氣得暴跳如雷,便把阿喜一頓棒子打了出來,不讓她進門。
阿喜披散著頭發,淚流滿面,前進無路,后退無家。有個老尼姑從此路過,就請她一同住到尼姑庵里。阿喜真是喜出望外,就跟著老尼姑走了。到了庵里,她就跪在地下,請求剃掉頭發當尼姑。老尼姑不答應,說:“我看小娘子的相貌,不是久落風塵的人物。庵里有粗茶淡飯,雖然粗劣,還可以維持生活,你暫且在此寄居,等待時機吧。時機一到,你可以自由地離開。”住了不長時間,市里的一些無賴之徒,看她很漂亮,常來敲窗打門,說些下流的淫蕩話來調戲她,老尼姑沒有辦法制止他們。阿喜號啕痛哭,想懸梁自盡。老尼姑就到南京的吏部衙門,請一個當官的貼出告示,嚴禁他們胡作非為。惡少這才稍微有些收斂。后來有個家伙晚間在尼姑庵的墻壁上挖窟窿,老尼姑機警地喊叫起來,他才逃跑了。因此,老尼姑又到吏部去告狀,抓住了領頭作惡的,送到金陵府里打了一頓棍子,尼姑庵這才逐漸安定下來。
又過了一年多,有個貴公子路過尼姑庵,見了阿喜,驚訝到了極點,就強迫老尼姑給他傳達愛慕的心情,還拿出很多金錢去引誘老尼姑。老尼姑很委婉地對他說:“阿喜是官宦人家的后代,她不甘心給人做小老婆。公子暫且回去,讓我先慢慢想個妥善的辦法,再去回復你。”公子被老尼姑騙走以后,阿喜想要服毒自殺。夜里做了一個夢,夢見父親來了,對她痛心疾首地說:“我沒有順從你的心愿,使你到了這個地步,后悔已經晚了!只要延續些時間,不要尋死,你從前的愿望還是可以實現的。”她醒來感到很驚異。天亮以后,梳洗完了,老尼姑望她一眼,驚訝地說:“看你今天的面目,濁氣已經全部消失,橫禍也不值得憂慮了。你的福氣來到以后,可不要忘了老身。”話還沒有說完,就聽到一陣敲門聲。阿喜大驚失色,料想一定是貴公子的家奴來了。老尼姑開門一看,果然是貴公子的家奴。那個家奴一見面就追問老尼姑謀劃得怎么樣了。老尼姑甜言蜜語地接待他,只是請求再延緩三天。家奴轉達主人家的話,說這門親事倘若辦不成,就讓老尼姑自己去回答。老尼姑唯唯諾諾,很恭敬地應了一聲,表示向他主人謝罪,就讓家奴回去了。阿喜很悲傷,又想自盡。老尼姑又給勸阻了。阿喜擔心三天以后貴公子再來,無話可以應酬。老尼姑說:“有我在這里,是砍是殺,完全由我承擔。”
第二天,剛到黃昏,就下起了傾盆大雨,忽然間吵吵嚷嚷的,有好幾個人敲叩山門。阿喜臉上失去了血色,又驚又怕,不知如何是好。老尼姑冒著大雨去開廟門,看見門外停著一抬轎子,好幾個女仆,從轎里攙出一位美人,仆從赫,冠服傘蓋都很漂亮。老尼姑驚訝地詢問她們,她們說:“是司李的家眷,暫時到庵中避避風雨。”老尼姑把她們領進佛殿,搬來一張矮床,很恭敬地請她坐下了。家人和仆婦都奔向禪房,各找地方休息去了。他們進屋看見了阿喜,認為很漂亮,就跑去告訴夫人。過了不一會兒,雨停了,夫人就站起來,要求看看庵里的禪房。老尼姑就把她領進禪房,她看見了阿喜,感到很驚訝,眼珠一動不動地看著。阿喜也眼盯盯地看她老半天。這位夫人不是別人,正是青梅。兩個人都失聲痛哭,各自介紹了自己的行蹤。原來張介受的父親病故了,張介受穿完孝服以后,先在鄉試中中了舉人,又在會試中中了進士,派到了一個省里擔任司李。張介受先接母親上任去了,然后派人回來接取家眷。阿喜嘆息說:“今天一看,你我如同天壤之別了!”青梅笑著說:“幸虧娘子受了挫折,還沒有丈夫,這正是老天要我們兩個人團聚呢。倘若不被大雨阻隔,怎能在此不期而遇呢?這其中的鬼使神差,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的。”說完就拿出鑲有珠寶的頭冠和錦衣,催促阿喜換妝。阿喜低頭猶豫不決,老尼姑也在旁贊助勸說。阿喜憂慮住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順,青梅說:“你的身份當年就定下來了,我絕不敢忘掉你的大恩大德!試想張郎,他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嗎?”強要她換了衣服。便告別了老尼姑,領她一同走了。
到達任所以后,母子都很高興。阿喜拜見母親說:“我今天沒有臉面見到母親了。”母親笑呵呵地安慰她,打算選擇一個好日子,給他們舉行婚禮。阿喜對青梅說:“庵里只要還有一線活路,我也不愿跟隨夫人來到這里。你如果思念過去的情誼,給我一間房子,可以容納一個蒲團,我就滿足了。”青梅光笑不說話。到了那一天,就給她抱來了艷麗的服裝。阿喜左顧右盼,不知如何是好。不一會兒,聽見鼓樂大作,她還拿不定主意。青梅領著仆婦丫鬟,硬給她穿上了衣服,把她攙出繡房。她看見張介受穿著朝服拜天地,也就不知不覺地互相參拜了。青梅把她拉進洞房,說:“空著這個位置,等你已經很久了。”又看著張介受說:“你今晚得到了報恩的機會,可要好好對待她。”轉身就要往外走。阿喜抓著她的袖子不放,青梅笑著說:“不要留我,這是不能代替的。”然后,掰開她的手指就走了。
青梅服侍阿喜十分謹慎,不敢擔當妻子。但是阿喜總感到很慚愧,心里很不安。于是婆母就發了話,把兩個媳婦都稱為夫人。可是青梅總是對她行使婢妾的禮節,一點也不敢懈怠。過了三年,張介受任滿進京的時候,到尼姑庵里看望老尼姑,并且拿出五百金給老尼姑祝壽。老尼姑不肯接受。張介受態度很堅決,硬要送給她,她才收下了二百金,修了一座觀音廟,建了一座王夫人碑。后來張介受做官做到侍郎。程夫人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姑娘,王夫人生了四個兒子一個姑娘。張介受向皇帝上書陳情,兩人都被封為夫人。
異史氏說:“老天生下佳人,本來是用來報答名賢的,但是滿腦子庸俗思想的王公大人,卻留著佳人贈給紈绔子弟。這是老天必爭的。爭得離奇古怪,致使捏合的人無限經營,花費的心機也是很苦的。唯獨青梅能在渾濁的塵世上識別一個英雄,其誓嫁的意志,是以必死的決心期待著。曾有一些樣子儼然、衣冠很端莊的人物,反倒拋開有德性的賢人,而去追求官僚和財主人家的子弟,他的智慧為什么低于一個丫鬟呢!”
 


上一回:毛狐
下一回:促織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