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孫九娘

  于七領導的農民起義,被清朝統治者鎮壓下去以后,由于受到誅連而被殺掉的群眾,棲霞、萊陽兩個縣最多。有一天,俘虜了好幾百人,都在演武場里砍了腦袋。真是碧血滿地,白骨撐天。上邊當官的發了慈悲,給死者捐助棺材,濟南城里的木工作坊,棺材被搶購一空。因為殺得太多,所以伏刑的新鬼,多數葬在南郊。
康熙十三年,萊陽有個書生,來到稷下,他有兩三個親友,也在被殺之列,他就買了紙錢,在荒野里祭奠他們,并在就近的大廟里租了一間禪房住下了。第二天,他進城辦事,天黑了也沒回來。忽然有個少年來登門拜訪。看他不在,就摘了帽子上了床,穿著鞋子仰臥著。仆人問他是誰,少年閉著眼睛不回答。過了一會兒,書生回來了,當時已經夜色朦朧,看不太清楚。書生親自來到床前詢問那個少年。少年瞪著眼睛說:“我等候你的主人,你總來絮絮叨叨的追問我,難道我是強盜嗎?”書生笑著說:“主人就在這里。”少年急忙爬起來戴上帽子,作個揖就坐到床上,急切地向他問寒問暖。聽語聲,書生覺得似曾相識,便急忙招呼仆人拿燈來,原來是同縣的朱生,也是于七造反的受難者。他大吃一驚,直往后退。朱生拽著他說:“我和你是文字之交,怎么這樣缺乏情義呢?我雖然是個鬼,但是對故友的思念,總也不能忘懷。今天若有輕慢之處,希望不要因為我是一個鬼物,就猜疑我、鄙視我。”書生這才坐下來,問他有什么吩咐。朱生說:“你的外甥女,寡居沒有丈夫,我想娶她主持家務,幾次通過媒人說合,她總拿沒有長輩做主,當做推辭的理由。希望你不要吝惜語言,順便給我說幾句好話。”
從前,書生確實有個外甥女,從小失去了母親,送在書生家里撫養,十五歲才回到她父親家里。由于受到于七一案的誅連,被抓到濟南,她聽說父親已經被殺,又驚又痛,很快就死了。書生說:“我外甥女自有父親,何必求我呢?”朱生說:“她父親的靈柩已經被他侄兒遷走了,眼下不在這里。”書生又問:“我外甥女從前是依靠誰呢?”朱生說:“和一個鄰居老太太住在一起。”書生擔心活人不能給鬼作媒。朱生說:“如果得到你的允許,還得勞駕你,請你走一趟。”說完就站起來,握著他的手,要拉他一起去。書生一面推辭,并且問道:“你拉我到什么地方去呢?”朱生說:“你只管跟我走吧。”他就很勉強地和朱生一起走了。
大約往北走了一里來地,有一個很大的村落,約有幾百戶人家。來到一座房子門前,朱生就去敲門,立即出來一個老太太。老太太忽然拉開了兩扇門,問朱生要干什么。朱生說:“請你轉達娘子,她舅舅來了。”老太太立刻返回去,很快又回來,把書生請了進去,并且看著朱生說:“只有兩間小草房,很狹窄,請公子坐在門外少等一會兒。”
書生跟著老太太進了大門,看見只有半畝地大小的荒涼的院庭里,并列著兩間小房子。外甥女站在門口迎接他,抽抽噎噎地哭泣著,他也落下了眼淚。房子里點著微弱的燈光。外甥女秀麗潔凈的容貌和生前一樣,眼睛里含著淚水,問遍了舅舅家里的情況,還詢問舅母的安寧。書生說:“別人都沒病沒災,只是你的舅母已經去世了。”外甥女又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,說:“我小時候受到舅母的撫養教育,還沒有報答一點恩情,沒想到我就先于舅母埋到荒郊野外了,心里感到很遺憾。去年,伯伯家的大哥把我父親的靈柩遷走了,把我扔在這里,誰也不惦念。我遠在家鄉幾百里以外,孤苦伶仃,好像一只離群的秋燕。舅舅沒有認為我這個沉沒的冤魂可以拋棄,又承蒙你贈送給我金銀布匹,我已經收到了。”書生就把朱生求婚的要求告訴了她,她低著腦袋不說話。老太太說:“公子從前托楊姥姥往返跑了三五趟。我說這是很好的姻緣,小娘子不肯自己草率行事,今天得到舅舅給你做主,這回心里應該滿意了。”
說話的時候,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,身后跟著一個丫鬟,突然推開房門進來了。她一眼瞥見了書生,轉身就要逃避。外甥女拉住她的袖子說:“不要這樣了!他是我舅舅,不是外人。”書生就給女子作了一個揖。女子也拉起衣襟,向他還禮。外甥女說:“她叫九娘,家住棲霞縣,復姓公孫。她爹是官宦人家的后代,現在也變成了窮人,孤苦飄零,很不如意。每天不是她來找我,就是我去找她。”書生向她瞥了一眼,只見她笑眉好像一彎秋月,羞紅的臉頰如同一抹朝霞,真是一個漂亮的仙女。于是對外甥女說:“可見是大家閨秀,茅廬草舍里的姑娘,哪有這么漂亮的!”外甥女也笑著說:“而且是個女才子,詩詞歌賦都很高明。我昨天還得到她的一些指教呢。”九娘微笑著說:“小丫頭無緣無故地敗壞人,讓你舅舅恥笑了。”外甥女又笑著說:“舅舅喪妻還沒有再娶,你這個小娘子,心里很滿意吧?”九娘笑著跑了出去,說:“死丫頭,真是發瘋了!”就領著丫鬟走了。外甥女說得雖然近似開玩笑,但是書生心里卻很愛慕她。外甥女似乎略微察覺了舅舅的心意,就說:“九娘才貌無雙,舅舅倘若不嫌她是一個已經死亡的人,我當向她母親求婚。”書生很高興,但是擔心人鬼難以配成夫妻。外甥女說:“這沒有妨礙,她和舅舅是有緣分的。”說到這里,書生就告辭往外走。外甥女把他送到門口,說:“五天以后,月明人靜的時候,舅舅應該派人來迎娶她。”
書生來到門外,不見了朱生,抬頭往西一望,眉月掛在西天,昏暗中還可以辨認來時的道路。他看見一座北朝南的宅子,朱生坐在大門口的石階上,朱生看他出了外甥女的大門,就站起來迎上來說:“我已經等你多時了,請到我家里坐坐吧!”就拉著書生的手進了屋里,誠懇地向他拜謝,并拿出一把金酒壺、一百顆晉珠,對他說:“我沒有多余的東西,姑且代做聘禮吧!”接著又說:“家里倒有濁酒,但是陰間的東西,不足以款待佳客,怎么辦呢?”書生很謙遜地向他致謝,告別就往外走。朱生一直把他送到半路上,才分手告別。
書生回到廟里,和尚和仆人都跑來打聽。書生隱瞞了剛才的情況,說:“那個少年說他是個鬼物,那是胡說八道。我剛才是到朋友家里赴宴去了。”五天以后,果然看見朱生來了,鞋帽很整齊,搖著一把扇子,神態很舒適。一進院子,就跪下給他磕頭。過了一會兒,對他笑著說:“你和九娘的婚事已經辦妥了,喜慶的日子定在今天晚上,就請你屈駕光臨吧!”書生說:“我因為沒有聽到你們的回信,還沒有送去聘禮,怎能匆匆忙忙地舉行婚禮呢?”朱生說:“我已經替你把聘禮送去了。”書生心里很感激,就跟朱生一起去了。一直來到朱生的住所,外甥女穿著華麗的服裝,笑盈盈地出來迎接他。他問外甥女:“你們什么時候成親的?”朱生說:“已經三天了。”書生就拿出朱生贈送給他的珠子,給外甥女添箱子。外甥女再三辭謝以后才收下。她對書生說:“我把舅舅的心意,告訴了公孫老夫人,老夫人很高興,只是說她年歲已經很大了,沒有別的兒女,不想把九娘嫁到遠處,希望今晚兒把舅舅請到她的家里做女婿。她家沒有男子,可以讓我丈夫陪你去舉行婚禮。”朱生就領他往外走。快走到村頭了,見有一座開著大門的宅子,兩個人就進去,上了廳堂。等了不一會兒,有人跑來報告說:“老夫人來了。”就有兩個使女,把老夫人攙上了臺階。他剛要跪下磕頭,老夫人說:“老朽身體衰老,行動很不靈便,不能答禮,就不要拘于禮節啦!”說完就使喚她的丫鬟使女,擺了一桌很豐盛的酒菜。朱生也招呼家人,另外拿出一些菜肴擺在書生的面前,還另外設了一把酒壺,專給客人行酒。端上來的菜肴和人間沒有什么不同的。但是主人總是自己舉杯飲酒,根本不對客人勸酒。酒宴結束以后,朱生便告辭回去了。使女領他去見新娘子,進了洞房,看見九娘在輝煌的燈火之下,穿著華麗的衣服等著他。兩個人不期而遇,脈脈含情,快樂和親昵達到了極點。
當初,九娘母女二人受到于七一案的牽連,被從原籍押往濟南府。押到府里以后,母親受不了罪犯的困苦,死了,九娘也就抹脖子自盡。在枕席上,九娘追述這些慘痛的往事,便抽抽噎噎的,總也不能入睡,就隨口吟兩首七言絕句:
昔日羅裳化作塵,空將業果恨前身。十年露冷楓林月,此夜初逢畫閣春。
白楊風雨繞孤墳,誰想陽臺更作云?忽啟鏤金箱里看,血腥猶染舊羅裙。
天快亮的時候,九娘就催促他說:“你應該暫且回去,不要驚動仆人。”從此以后,他便晝來夜往,很寵愛九娘,被九娘戀住了。一天晚上,他問九娘:“這個村子叫什么名字?”九娘說:“叫萊霞里。村里大多是萊陽、棲霞兩縣的新鬼,所以叫做萊霞里。”他聽了,不斷地嘆氣。九娘悲痛地說:“我是一個千里之外的柔弱孤魂,像一棵隨風旋轉的飛蓬,沒有歸宿的地方。孤零零的母女二人,說起來令人心酸。希望你能思念一夜夫妻的恩義,收起我的尸骨,回去葬到祖墳的旁邊,叫我百年有個棲身的地方,死了也不磨滅。”書生答應了她的要求。九娘說:“人鬼不是一條路上,他也不宜在此長留。”就拿出一雙羅襪送給書生,擦著眼淚催他離開。
他凄凄慘慘地出了大門,一副哀傷的神態,如同喪失了親人,心里很難過,不忍心馬上回去。所以就去敲打朱生的大門。朱生光著腳出來迎接,外甥女也起了床,蓬松著頭發,驚訝地來探問。他惆悵了一會兒,才述說九娘的一番話。外甥女說:“就是舅母不說,我也在日夜為你思謀。這里不是人間,住久了的確不合適。”于是相對流淚,他也就含著眼淚告別了。回去敲開大門,進了臥室,躺在床上,翻來覆去睡不著,一直折騰到天亮。他想尋找九娘的墳墓,卻又忘了九娘的墓碑。等到晚上,再去那里看看,只見千墳累累,竟然迷失了去村莊的道路。只能長吁短嘆,滿懷遺恨地回來。回來拿出那雙羅襪一看,羅襪見風就碎成了小塊,爛得好像灰燼似的,于是就整頓行裝,東行回家了。
過了半年,他心里總也忘不掉九娘,又西行千里,到了稷門,希望還能遇上九娘。等他到達南郊的時候,天色已晚。他把馬拴在院子里的樹上,就奔向亂墳崗子。只見那里萬座墳墓,一個連著一個,榛莽叢生,令人眼花繚亂;鬼火游動,狐貍哀鳴,叫人膽戰心驚。他感到很驚訝,懷著哀傷的心情回到住宿的地方。他沒有心情游山玩水,就勒轉馬頭往東走。大約走了一里路,遠遠望見一個女子,孤單單地在亂墳崗子里走動。看她的神情意態,很像九娘。他就催馬加鞭,趕到跟前一看,果然是九娘。他趕緊跑下馬,想要和她說話,九娘竟然走開了,好像根本就不認識他。他再往九娘跟前逼近幾步,九娘出現了怒色,還舉起袖子遮擋自己的臉面。他立刻喊了一聲“九娘”,九娘竟然無影無蹤了。
異史氏:“屈原自沉汨羅江,心里充滿忠貞的熱血;晉獻公命令太子申生討伐東山的皋落氏,送給兒子一枚缺口的鑲金玉盞,不讓他再回來,他只能用眼淚浸漬泥沙。古代有些忠臣孝子,到死也不能被君王或父親所諒解。難道公孫九娘認為書生有負骸骨的委托,心里的怨恨就不能消除嗎?胸膛里的一顆心,不能捧出來給人看看,真是冤枉啊!”
 


上一回:狐諧
下一回:姊妹易嫁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