辛十四娘

  河北廣平有個姓馮的書生,年少輕佻,縱情飲酒。天剛亮,偶然外出,遇到一位少女,著一紅色的披肩,容貌長得很漂亮。后面跟著一個小仆人,踏著露水正在忙碌地趕路,鞋襪都被露水濕透了。馮生私下里很喜歡她。
天快黑了,他喝得酩酊大醉回去,路旁本來有一所寺院,荒廢很久了,有女子從內面走了出來,原來就是早上看到的那位美人。忽然看到馮生來,隨即轉身進去。馮生暗自思維,那位美人怎么會在寺院里面?便把驢子系于門外,走上前去看個究竟。到了院內,只見零零落落地有著幾堵斷墻,階砌上細草鋪得像床碧綠的毯子。正徘徊間,一個須發斑白的老頭出來了,衣帽穿戴得很整潔,問:“客人從哪里來?”生說:“偶然經過這座古剎,想來瞻仰一番。”因問:“老丈何以來到這里?”老頭說:“老夫流蕩在外,尚無容身的地方,暫借此地安頓家小,既蒙光臨,山茶可以當酒。”于是恭請客人入內。
殿后有一所院落,一條光潔的石板路直通那里,再也不是荊棘叢生的荒涼寺院了。他到得室內,只見門簾床幕,散發著芬芳的香味。坐下來互通姓氏,說:“愚翁姓辛。”生乘著幾分醉意匆匆問道:“聽說你有一位女子,還沒有找到乘龍快婿,我不揣冒昧,愿以玉鏡臺一方,作為聘禮。”辛笑著說:“待我與內人商量一下吧。”生立即要了紙筆作了一首詩云:
不惜千金買玉杵,殷勤拿到玉堂來。云英仙子如相顧,親手為卿搗藥材。
主人笑著把詩交給侍從的仆人。過了一會兒,有一個婢女對著辛老的耳朵說了些什么,辛便起身請客人略坐片刻,拉開門簾就進去了,隱隱約約聽到說了兩三句話,又很快出來了。馮生心里想一定有了好消息了,不料辛老坐下來只是和他劇談大笑,并沒有一句別的話。馮生忍耐不住,問道:“不知您的意思如何?希望明白地告訴我,以釋疑團。”辛老說:“你是一個很突出的人材,向往佩服已久,但有一句心里話,不便在你面前直言相告。”馮生再三請求,辛老才說:“我有十九個女兒,已經出嫁了十二個。婚嫁的事,全由老伴做主,老夫從不過問。”馮生說:“我只要今天早晨那位帶著個小婢女冒露而行的姑娘。”辛老沒有答腔,相對默默無語。只聽得簾內傳來一陣柔聲膩語,生乘醉掀開門簾說:“既然無法締結良緣,也當一見玉顏,以消除我心中的遺憾。”簾內聽得帷幕鉤響,都驚異地站了起來。其中果然有一位穿紅衣的女郎,翻卷著雙袖,蓬松著兩鬟,亭亭玉立在那里舞弄著飄帶。看到馮生突然撞了進來,屋里的人都有些張皇失措。辛老大怒,叫人把馮生拖了出去,晚風一吹,馮生的酒力大作,倒在荊棘叢中,碎石破瓦像雨點似地向他襲來,幸好沒有打到身上。
馮生在荒地里大約躺了個把時辰,只聽得驢子還在路旁龁草,連忙跨上驢背,踉踉蹌蹌地往回走。夜色朦朧,走錯了路,誤入一條溪水潺湲的深谷中,狼嚎鴟叫,嚇得他毛骨悚然,心驚膽戰。盤桓徘徊,向四周察看,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。遠遠望去,只見蒼翠的山林中,有幾點燈火在閃爍著。心想那一定是一個村莊,就鞭撻著驢兒往那兒趕。果然是一所高大的院落,用馬鞭輕輕地敲了敲門,內面問道:“什么人半夜里還在這里敲門?”馮生告以自己迷失了道路,內面答說:“待我稟告主人吧。”馮生踮起腳跟,伸長脖子在外邊等候,忽然聽到有人開了鎖,敞開門,一個健壯的仆人走了出來,代他牽了驢子。馮生進去以后,看到屋子很華麗,廳上燈火輝煌。坐了不大一會兒,有一婦人出來,問了馮生的姓名,馮生告訴了她。過了一會兒,幾個婢女攙扶著一位老太太出來,婢女們說:“郡君來了!”馮生站起來,恭恭敬敬地要向她施禮,老太太止住他說:“你不是馮云子的孫兒嗎?”馮說:“是的。”老太太說:“你當是我的外孫,老身已經是漏盡燈殘,快要死的人了。骨肉至親,長期隔絕,也就顯得疏遠了。”馮生說:“孩兒少年喪父,跟我祖父來往的,十個有九個不認得了。從來沒有來拜望過,請您明白告訴我吧。”老太太說:“你自然會知道的。”馮生不敢再問,只是坐在那里冥思苦想。
老太太說:“你為何深夜到這里來?”馮生炫耀了自己的膽量一番,并把自己今天所遇到的情況告訴了她。老太太笑著說:“這是一樁很好的事,何況你是一個有點名氣的讀書人,不會辱沒親戚的。野狐精何得這么自高自大,你不要擔心,我能為你弄到手。”馮生唯唯地答謝了老太太的好意。老太太又對身邊的婢女說:“我不知道辛家的女兒竟然長得這么好。”婢女們說:“他有十九個女兒,都長得很漂亮,不知官人所要娶的是哪一個?”馮生說:“約莫十五六歲的那一個。”婢女們說:“這是十四娘。今年三月,她曾跟著她母親來為郡君祝壽,怎么就忘了嗎?”老太太笑著說:“莫非就是穿著刻有蓮花瓣的高底鞋,里面裝著香粉,蒙著面紗走路的那一個?”婢女說:“正是她。”老太太說:“這個小妮子會買弄,會撒嬌,會作媚態。但的確長得很苗條,外孫的眼力不錯啊。”就對婢女說:“可派一個小丫頭把她叫來。”婢女們答應著去了。
過了一會兒,婢女走來告訴老太太說:“辛十四娘已經叫來了。”隨即看到那著大紅衣的小姑娘,彎著腰給老太太叩頭。老太太說:“以后做了我的外孫媳婦,不要再行婢女的禮了。”辛十四娘起得身來,嬌嬌滴滴地站在老太太身邊,那紅色的衣袖低低地垂了下來。老太太愛撫地掠了她的鬢發一下,又摸了摸她的耳環說:“十四娘,近來在閨中做些什么活兒?”她低聲應道:“有空的時候,就繡些花兒鳥兒的。”回頭看到了馮生,有些害羞,又有些畏縮,顯得很不自在。老太太說:“這是我的外孫,他一番好意來向你求婚,為什么要在深更半夜把他驅逐出去,以致走錯了路,整夜在深山狹谷中亂竄一氣。”辛十四娘低下了腦袋,一句話也不講。老太太又說:“我叫你來不為別的,就是想給我外孫做個媒罷了。”辛十四娘聽了,還是默默無語。老太太就要婢女們打掃新房,陳設鋪蓋,立即為他們舉行婚禮。辛十四娘有些害羞說:“請讓我回去稟告父母吧!”老太太說:“我為你作媒,還會有什么差錯嗎?”辛十四娘說:“郡君的意旨,我父母一定不敢有違。但這么草率地成婚,我就是死,也決不敢奉命。”老太太笑著說:“小女孩,自有主見,不能強行改變她的志愿,真不愧為我的外孫媳婦啊!”乃從辛十四娘頭上拔下金花一朵,交給馮生收藏起來,并要他回去查看歷書,選擇一個黃道吉日,然后打發婢女把辛十四娘送了回去。聽到遠處的雄雞已經報曉,才使人牽了驢兒送馮生出門。走了幾步,猛然回頭一看,村舍房屋都不見了。只見郁郁蒼蒼的松楸,零零亂亂的野草,遮蔽著一堆堆的墳墓。馮生站在那里定神一想,才記起來這兒原是薛尚書的墓地。
薛尚書原是馮生祖母的弟弟,所以稱他為外孫,心里知道遇見了鬼,但不知道辛十四娘究竟是什么人,嗟嘆了一番,然后騎了驢兒回去。胡亂地查閱了一下歷書,選擇了一個吉日,等待著婚期的到來,但心里卻擔心鬼約是靠不住的。再到那個寺院去訪問,只見殿宇荒涼,問問住在附近的老百姓,只說寺院里往往看到狐貍之類。他暗地里想,如果真能得到一個美人,即使是個狐貍也很好啊。到了選定的那個吉期,便把房子和院內的走廊通道,都打掃得干干凈凈,并且派遣仆人輪番到村邊去眺望,一直等到半夜,還是沒有什么動靜,他已經覺得沒有希望了。忽然聽到門外喧嘩,他靸拉著鞋子跑出去看,只見花轎已經停在院內,兩個丫頭扶著新娘坐在青布搭成的喜棚中。妝奩也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,只見兩個長著長胡子的仆人抬著大甕似的瓷罐,放在屋角落里息肩。馮生只高興得到了一個美麗的妻子,并不因為她是異類而有所疑懼。因問道:“那老太太不過是一死鬼,你家對她為什么那樣服服帖帖?”辛十四娘說:“薛尚書,現在做了五都巡環使,這方圓幾百里以內的鬼、狐,都要做他的侍從,所以很少回到墓地里來。”馮生沒有忘記媒人的恩德,第二天就到墓地里去祭奠了老太太。回家時看到兩個婢女,拿著一方織有貝形花紋的古錦來祝賀他,把禮物放在小幾上就走了。馮生把這事告訴了辛十四娘,辛說:“這是郡君送來的禮物。”
縣里有個姓楚的公子,父親在朝中做通政使,少時與馮同學,兩人玩得很好。聽說馮生娶了一個狐婦,第三天女家來饋送食物,他也前來祝賀。過了幾天,楚公子又差人送來請帖,請馮生到他家去赴宴。辛十四娘聽說了,便對生說:“前些日子楚公子來了,我從壁縫里看到他,那人是猴眼睛,鷹鼻子,不宜與這種人長期在一起,還是不去的好。”第二天,楚公子登門來了,責以無故負約,并拿出他的新作給馮生看,馮生在評論中雜以嘲笑,公子感到很羞愧,弄得不歡而散。馮生笑著把譏彈作詩的事告訴了辛十四娘,辛不禁凄惶地說:“楚公子豺狼成性,是不能開玩笑的。你不聽我的話,恐怕要遭到重大的打擊的。”馮生笑著表示對妻子的謝意。后來馮生每與楚公子見面,就恭維他,好像以前那些不愉快的事都已渙然冰釋了。碰上學臺大人來考試秀才,楚公子中了第一名,馮生屈居第二。公子沾沾自喜,打發使者來邀馮生去飲宴,馮生婉言辭謝了,再三來請,才不得不去。到了楚家,方知是楚公子的生日,賓客滿堂,筵席甚豐。席間,楚公子拿出試卷來給馮生看,親友們都圍了攏來,無不欣賞贊嘆。酒過數巡,堂上奏起了音樂,吹打的聲音很粗俗、很嘈雜,賓主都感到很高興。楚公子忽然對馮生說:“諺云:‘場中莫論文。’這句話今天看來才曉得是荒謬的。我之所以忝居君前者,是因為文章的開頭幾句,比你略高一籌罷了。”楚公子的話剛一落音,滿座的賓客無不交口稱贊。馮生這時已經有了些醉意,不禁大笑道:“你到現在,還以為是你的文章做得好才考取第一的嗎?”馮生講完以后,一座的客人都為之大驚失色,楚公子更是羞慚滿面,氣得說不出話來。客人們漸漸地散了,馮生也乘醉溜了回去。等到酒醒以后,馮生也感到很后悔,于是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辛十四娘,辛很不高興地說:“你真是個鄉里的輕薄人!這種輕薄的態度,去對待修養很好的人,那就是缺德;去對待品德很壞的人,那就要招禍。看來你的大禍就要臨頭了,我不忍看到你到處流落,請允許我離開你吧。”馮生害怕妻子離開了他,流下了眼淚,并表示深切的悔意。辛十四娘才說:“你一定要我留下來,現在我們約定:從今天起,你要杜門不出,斷絕來往,不再酗酒。”馮生都誠懇地接受了。
十四娘性情灑脫,持家勤儉,她每天都在紡織縫紉中討生活。有時回家探親,也從來不在娘家過夜。有時也拿些金銀出來做做生意,有了盈余,就投入她帶來的那個大瓷罐中。每天都關著門在家里,有人來訪,就讓老仆人托故謝絕。
有一天,楚公子又送了信來,辛十四娘把它燒了,不讓馮生知道。隔了一天,馮生到城里去吊喪,遇公子于喪主家里。公子拉住馮生的手,苦苦邀請他去,馮生托故推辭。公子便使馬夫牽著他的馬,簇擁著拖拉著他去。到了楚家,馬上擺出酒宴為他洗塵,馮生繼續推辭,要求速回,公子百般阻攔,并讓家中的歌妓出來彈箏助興。馮生素來是個放蕩不羈的人,好久被關在家里,確實也很煩悶。忽然碰上狂歡暢飲的場合,興致立即來了,一時忘乎所以,喝得酩酊大醉,沒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睡了。公子的老婆阮氏,非常悍妒,家里的姨太太和婢女們都不敢濃妝淡抹。日前,有個婢女到公子書房里,被阮氏突然抓住了,用一根粗棍猛打她的腦袋,一下被打得頭破血流而死。公子因為馮生嘲笑和侮慢了他,懷恨在心,天天想法子要報復馮生,就陰謀用酒灌醉他,而后誣以人命。看到馮生爛醉如泥,便把那婢女的尸體扛到床上,關著門徑自去了。直到五更天,馮生的酒醒了,才發覺自己睡在桌子上,起來想找個床鋪去睡,發現床上有個很細膩很潮潤的東西,絆了他一下。一摸,是個人,還以為是主人打發來陪他的。再一踢,不動;扶起來,已經僵了,馮生大駭,走出門來狂呼怪叫。楚家的奴仆們都起來了,點上燈,看到了女尸,便抓住馮生大鬧起來。楚公子出來假意檢驗了一下尸體,便誣陷馮生逼奸殺婢,捆了起來送到廣平府去。隔了一天,十四娘才聽到了消息,淚流滿面地說:“早已料到有今天的大禍了。”因按日把馮生所需的生活費送了去。馮生在知府面前,沒有申辯的余地,日夜拷打,早已皮開肉綻。十四娘親自到監獄里去探問,馮生見了,悲憤填膺,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十四娘深知楚公子設計陷害的陰謀很周密,勸丈夫暫時招了誣陷的罪狀,以免再受皮肉之苦,馮生流著眼淚答應了。
十四娘來來往往去探監,即使近在咫尺,人們也是看不見的。探監回來以后,總是唉聲嘆氣,突然把她的貼身丫鬟打發走了,一個人孤苦伶仃地過了幾天,又托媒婆買了一名叫祿兒的良家女子,年齡才十五六歲,長得十分漂亮。十四娘跟她同吃同睡,十分愛護,待她的恩情與對待別的侍婢大不一樣。馮生屈打成招以后,被判處絞刑。老仆探得確信后,把情況告訴主人,且悲慟得泣不成聲。而十四娘聽了,非常坦然,好像無所謂似的。過了一會兒,秋后就要執行了,她才顯得惶惶不安,晝出晚歸,忙個不停。常常在寂靜無人的地方,一個人在那里郁悶悲傷,以至于食不甘味,寢不安席,眼看比從前消瘦得多了。天快黑的時候,被打發走了的貼身丫鬟忽然回來了,十四娘立即起來,引著她到屏風后面談了很久。談完出來,笑容滿面,又像平常一樣料理家務了。第二天,老仆探監回來,將馮生要求妻子前去作最后一次訣別的話告訴她,她漫不在意地應了一聲,也沒有憂戚的樣子,根本不當一回事。家里的人見了,都在背后議論她太狠心了。忽然聽到來來往往的人盛傳那個楚通政使被革職了,平陽府的道臺大人奉到朝廷的特旨,前來復審馮生的冤案。老仆人聽到了這些道路傳言,高興地告訴了辛十四娘,辛聽了也很高興,立即派人到府里去探望,馮生已被無罪開釋了。主仆相見,悲喜交集。不久,又把楚公子逮捕到案,一經審訊,便弄清了所謂“逼奸殺人”的全部冤情。馮生被釋回來,見到了妻子,不禁泫然流涕,十四娘也不勝凄愴悲慟,既而轉悲為喜,但馮生還不知道他的冤情為什么被朝廷知道了。十四娘指著貼身的丫頭說:“這就是你的功臣。”馮生非常驚異地詢問她的緣由。原來,十四娘打發她到燕都去,想到宮中親自向朝廷申述馮生的冤情,不料宮中有門神守護,她在御溝旁徘徊盤桓,過了幾個月都沒有機會進宮。她恐怕誤了大事,正想回來另作謀劃,忽然聽說皇上將到山西大同去巡視,她便預先到了那里,扮做流竄江湖的妓女。皇上到了妓院,她便受到皇上的寵愛,并懷疑她不像一個風塵中的妓女,她便低下頭來嗚嗚咽咽地哭了。皇上問她:“有什么冤苦?”她答道:“我原籍直隸廣平,是馮秀才的女兒。父親被人誣陷,問成死罪,于是把我賣到妓院里。”皇上聽了,也為她悲傷,賞給她黃金百兩。臨走的時候,詳細詢問了這個冤案的始末,并用紙筆記下了有關人員的姓名。還對她說:“愿意跟我共享富貴。”她說:“但得父女團聚,不愿榮華富貴啊。”皇上點了點頭,這才離開那里。她把洗雪冤案的經過告訴了馮生,馮生站起來拜謝,雙眼掛滿了淚花。
又過了不久,十四娘忽然對馮生說:“我要是不為兒女之情所累,哪會有這么多的煩惱?你被捕入獄時,我找遍了親友,并無一人替我們想一點辦法。當時那種辛酸苦衷,的確沒有地方可以傾訴。我已看透了世態人情,厭倦了紅塵世界,已經為你培育了一個很好的對象,讓我們從此分手吧。”馮生聽了,哭著伏在地上不肯起來,十四娘從此便不再提這件事了。晚上打發祿兒去陪伴丈夫,馮生拒不接納。第二天早上看到十四娘,忽然容光大減;過了個把月,漸漸顯出衰老的樣子;半年后,變得又黑又瘦,像一個鄉下老太婆。但馮生對她的愛戀之情,始終沒有改變。一天,十四娘忽然又要向馮生告別,并說:“你已經有了很好的伴侶,要這又丑又老的‘鳩盤荼’干什么?”馮生悲哀哭泣得像以前一樣。又過了一月,十四娘忽然得了暴病,不吃也不喝,氣息奄奄地臥病在床,馮生煎藥奉湯,好像服侍父母一樣。終以醫藥無效,忽然去世,馮生悲慟欲絕,就拿皇上賞賜婢女的金銀,給她辦了喪事。幾天之后,婢女也走了,這才娶了祿兒為妻。一年之后,生了一個男孩,但連年水旱,家業更加破落,夫妻沒有辦法,對著影兒發愁。忽然想起屋角落里那只瓷罐,十四娘常常把錢丟在里面,不知還在那里么。走近一看,只見糧缸、鹽碗,堆滿一地,一件一件把它拿開,用筷子扎到罐里去探取,根本扎不進去,把罐子打碎了,只見金錢從里面傾瀉出來,從此家里便富裕起來了。
后來老仆到了太華,遇到辛十四娘,騎著一頭青騾,原來那個丫鬟,騎著一頭毛驢跟在后面,問:“馮郎健康嗎?”并說:“請代我致意馮郎,我已成了仙了。”說罷,忽然不見了。
異史氏說:輕薄的話,往往出自文人之口,這是君子所痛心的。我常常背著“天下之大不韙”的惡名,說它是冤枉,那也太迂腐了;但我從來都是刻苦自勵,希望勉強附于君子之列,至于是禍是福,則不是我所能考慮得到的。像馮生這個人,不過一句話的微嫌,幾乎釀成殺身之禍。假使家里沒有一個狐仙,怎么能從牢獄中開釋出來,獲得第二次生命呢?多么可怕啊!
 


上一回:秀才驅怪
下一回:棋鬼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