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回 云中子進劍除妖

  詩曰:
白云飛雨過南山,碧落蕭疏春色閑。
樓閣金輝來紫霧,交梨玉液駐朱顏。
花迎白鶴歌仙曲,柳拂青鸞舞翠鬟。
此是仙凡多隔世,妖氛一派透天關。
不言紂王貪戀妲己,終日荒淫,不理朝政。話說終南山有一煉氣士,名曰云中子,乃是千百年得道之仙。那日閑居無事,手攜水火花籃,意欲往虎兒崖前采藥。方才駕云興霧,忽見東南上一道妖氣,直沖透云霄。云中子打一看時,點首嗟嘆:“此畜不過是千年狐貍,今假托人形,潛匿朝歌皇宮之內,若不早除,必為大患。我出家人慈悲為本,方便為門。”忙喚金霞童子:“你與我將老枯松枝取一段來,待我削一木劍,去除妖邪。”童兒曰:“何不用照妖寶劍,斬斷妖邪,永絕禍根?”云中子笑曰:“千年老狐,豈足當吾寶劍!只此足矣。”童兒取松枝與云中子,削成木劍,吩咐童子:“好生看守洞門,我去就來。”云中子離了終南山,腳踏祥云,望朝歌而來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,詩曰:
不用乘騎與駕舟,五湖四海任遨游。
大千世界須臾至,石爛松枯當一秋。
且不言云中子往朝歌來除妖邪。只見紂王日迷酒色,旬月不朝,百姓皇皇,滿朝文武議論紛紛。內有上大夫梅伯與丞相商容、亞相比干言曰:“天子荒淫,沉湎酒色,不理朝政,本積如山,此大亂之兆也。公等身為大臣,進退自有當盡的大義。況君有諍臣,父有諍子,士有諍友。下官與二位丞相俱有責焉。今日不免鳴鐘擊鼓,齊集文武,請駕臨軒,各陳其事,以力諍之,庶不失君臣大義。”商容曰:“大夫之言有理。”傳執殿官:“鳴鐘鼓請王升殿。”紂王正在摘星樓宴樂,聽見大殿上鐘鼓齊鳴,左右奏:“請圣駕升殿。”紂王不得已,吩咐妲己曰:“美人暫且安頓,待朕出殿就回。”妲己俯伏送駕。紂王秉圭坐輦,臨殿登座。文武百官朝賀畢。天子見二丞相抱本上殿,又見八大夫抱本上殿,鎮國武成王黃飛虎抱本上殿。紂王連日酒色昏迷,情思厭倦,又見本多,一時如何看得盡,又有退朝之意。只見二丞相進前,俯伏奏曰:“天下諸侯本章候命。陛下何事旬月不臨大殿。日坐深宮,全不把朝綱整理,此必有在王左右迷惑圣聰者。乞陛下當以國事為重,無得仍前,高坐深宮,廢弛國事,大拂臣民之望。臣聞天位惟艱,況今天心未順,水旱不均,降災下民,未嘗不非政治得失所致。愿陛下留心邦本,痛改前轍,去讒遠色,勤政恤民;則天心效順,國富民豐,天下安康,四海受無窮之福矣。愿陛下幸留意焉。”紂王曰:“朕聞四海安康,萬民樂業,只有北海逆命,已令太師聞仲剿除奸黨,此不過疥癬之疾,何足掛慮?二位丞相之言甚善,朕豈不知。但朝廷百事,俱有丞相與朕代勞,自是可行,何嘗有壅滯之理。縱朕臨軒,亦不過垂拱而已,又何必嘵于口舌哉。”君臣正言國事,午門官啟奏:“終南山有一煉氣士云中子見駕,有機密重情,未敢擅自朝見,請旨定奪。”紂王自思:“眾文武諸臣還抱本伺候,如何得了。不如宣道者見朕閑談,百官自無紛紛議論,且免朕拒諫之名。”傳旨:“宣!”云中子進午門,過九龍橋,走大道,寬袍大袖,手執拂塵,飄飄徐步而來。好齊整!但見:
頭戴青紗一字巾,腦后兩帶飄雙葉。
額前三點按三光,腦后雙圈分日月。
道袍翡翠按陰陽,腰下雙絳王母結。
腳登一對踏云鞋,夜晚閑行星斗怯。
上山虎伏地埃塵,下海蛟龍行跪接。
面如傅粉一般同,唇似丹朱一點血。
一心分免帝王憂,好道長,兩手補完天地缺。
道人左手攜定花籃,右手執著拂塵,近到滴水檐前,執拂塵打個稽首,口稱:“陛下,貧道稽首了。”紂王看這道人如此行禮,心中不悅,自思:“朕貴為天子,富有四海,‘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’,你雖是方外,卻也在朕版圖之內,這等可惡!本當治以慢君之罪,諸臣只說朕不能容物。朕且問他端的,看他如何應我。”紂王曰:“那道者從何處來?”道人答曰:“貧道從云水而至。”王曰:“何為云水?”道人曰:“心似白云常自在,意如流水任東西。”紂王乃聰明智慧天子,便問曰:“云散水枯,汝歸何處?”道人曰:“云散皓月當空,水枯明珠出現。”紂王聞言,轉怒為喜,曰:“方才道者見朕稽首而不拜,大有慢君之心;今所答之言,甚是有理;乃通知通慧之大賢也。”命左右:“賜坐。”云中子也不謙讓,旁側坐下。云中子欠背而言曰:“原來如此。天子只知天子貴,三教原來道德尊。”帝曰:“何見其尊?”云中子曰:聽衲子道來:
但觀三教,惟道至尊。上不朝于天子,下不謁于公卿。避樊籠而隱跡,脫俗網以修真。樂林泉兮絕名絕利,隱巖谷兮忘辱忘榮。頂星冠而曜日,披布衲以長春。或蓬頭而跣足,或丫髻而幅巾。摘鮮花而砌笠,折野草以鋪茵。吸甘泉而漱齒,嚼松柏以延齡。歌之鼓掌,舞罷眠云。遇仙客兮,則求玄問道;會道友兮,則詩酒談文。笑奢華而濁富,樂自在之清貧。無一毫之北礙,無半聲之牽纏。或三三而參玄論道,或兩兩而究古談今。究古談今兮嘆前朝興廢,參玄論道兮究性命之根因。任寒暑之更變,隨烏兔之逡巡。蒼顏返少,發白還青。攜簞瓢兮到市廛而乞化,聊以充饑;提鋤籃兮進山林而采藥,臨難濟人。解安人而利物,或起死以回生。修仙者骨之堅秀,達道者神之最靈。判兇吉兮明通爻象,定禍福兮密察人心。闡道法,揚太上之正教;書符箓,除人世之妖氛。謁飛神于帝闕,步罡氣于雷門。扣玄關,天昏地暗;擊地戶,鬼泣神欽。奪天地之秀氣,采日月之精華。運陰陽而煉性,養水火以胎凝。二八陰消兮若恍若惚,三九陽長兮如杳如冥。按四時而采取,煉九轉而丹成。跨青鸞直沖紫府,騎白鶴游遍玉京。參乾坤之妙用,表道德之殷勤。比儒者兮官高職顯,富貴浮云;比截教兮五刑道術,正果難成。但談三教,惟道獨尊。
紂王聽言大悅:“朕聆先生此言,不覺精神爽快,如在塵世之外,真覺富貴如浮云耳。但不知先生果住何處洞府?因何事而見朕?請道其詳。”云中子曰:“貧道住終南山玉柱洞,云中子是也。因貧道閑居無事,采藥于高峰,忽見妖氣貫于朝歌,怪氣生于禁闥。道心不缺,善念常隨,貧道特來朝見陛下,除此妖魅耳。”紂王笑曰:“深宮秘闕,禁闥森嚴,防維更密,又非塵世山林,妖魅從何而來!先生此來莫非錯了!”云中子笑曰:陛下若知道有妖魅,妖魅自不敢至矣。惟陛下不識這妖魅,他方能乘機蠹惑。久之不除,釀成大害。貧道有詩為證,詩曰:
艷麗妖嬈最惑人,暗侵肌骨喪元神。
若知此是真妖魅,世上應多不死身。
紂王曰:“宮中既有妖氣,將何物以鎮之?”云中子揭開花籃,取出松樹削的劍來,拿在手中,對紂王曰:陛下不知此劍之妙,聽貧道道來:
松樹削成名巨闕,其中妙用少人知。
雖無寶氣沖牛斗,三日成灰妖氣離。
云中子道罷,將劍奉與紂王。紂王接劍曰:“此物鎮于何處?”云中子曰:“掛在分宮樓,三日內自有應驗。”紂王隨命傳奉官:“將此劍掛在分宮樓前。”傳奉官領命而去。紂王復對云中子曰:“先生有這等道術,明于陰陽,能察妖魅,何不棄終南山而保護朕躬,官居顯爵,揚名于后世,豈不美哉!何苦甘為淡薄,沒世無聞。”云中子謝曰:“蒙陛下不棄幽隱,欲貧道居官,貧道乃山野慵懶之夫,不識治國安邦之法,日上三竿堪睡足,裸衣跣足滿山游。”紂王曰:“便是這等,有什麼好處?何如衣紫腰金,封妻蔭子,有無窮享用。”云中子曰:貧道其中也有好處:
身逍遙,心自在,不操戈,不弄怪,萬事忙忙付肚外。吾不思理正事而種韭,吾不思取功名如拾芥;吾不思身服錦袍,吾不思腰懸角帶;吾不思拂宰相之須,吾不思藉君王之快;吾不思伏弩長驅,吾不思望塵下拜;吾不思養我者享祿千鍾,吾不思簇我者有人四被。小小廬,不嫌窄;舊舊服,不嫌穢。制芰荷以為衣,結秋蘭以為佩。不問天皇、地皇與人皇,不問天籟、地籟與人籟。雅懷恍如秋水同,興來猶恐天地礙。閑來一枕山中睡,夢魂要赴蟠桃會。哪里管玉兔東升,金烏西墜。
紂王聽罷,嘆曰:“朕聞先生之言,真乃清靜之客。”忙命隨侍官:“取金銀各一盤,為先生前途盤費耳。”不一時,隨侍官將紅漆端盤捧過金銀。云中子笑曰:陛下之恩賜,貧道無用處。貧道有詩為證。詩曰:
隨緣隨分出塵林,似水如云一片心。
兩卷道經三尺劍,一條藜杖五弦琴。
囊中有藥逢人度,腹內新詩遇客吟。
一粒能延千載壽,漫夸人世有黃金。
云中子道罷,離了九間大殿,打一稽首,大袖飄風,揚長竟出午門去了。兩邊八大夫正要上前奏事,又被一個道人來講什麼妖魅,便耽擱了時候。紂王與云中子談講多時,已是厭倦,袖展龍袍,駕起還宮,令百官暫退。百官無可奈何,只得退朝。
話說紂王駕至壽仙宮前,不見妲己來接駕,紂王心甚不安。只見侍御官接駕。紂王問曰:“蘇美人為何不接朕?”侍御官啟陛下:“蘇娘娘偶染暴疾,人事昏沉,臥榻不起。”紂王聽罷,忙下龍輦,急進寢宮,揭起金龍幔帳,見妲己面似金枝,唇如白紙,昏昏慘慘,氣息微茫,懨懨若絕。紂王便叫:“美人,早晨送朕出宮,美貌如花,為何一時有恙,便是這等垂危!叫朕如何是好?”
看官:這是那云中子寶劍掛在分宮樓,鎮壓的這狐貍如此模樣。倘若是鎮壓的這妖怪死了,可不保得成湯天下。也是合該這紂王江山有敗,周室將興,故此紂王終被她迷惑了。表過不題。
只見妲己微睜杏眼,強啟朱唇,作呻吟之狀,喘吁吁叫一聲:“陛下!妾身早晨送駕臨軒,午時遠迎陛下,不知行至分宮樓前候駕,猛抬頭見一寶劍高懸,不覺驚出一身冷汗,竟得此危癥。想賤妾命薄緣慳,不能長侍陛下于左右,永效于飛之樂耳。乞陛下自愛,無以賤妾為念。”道罷,淚流滿面。紂王驚得半晌無言,亦含淚對妲己曰:“朕一時不明,幾為方士所誤。分宮樓所掛之劍,乃終南山煉氣之士云中子所進,言朕宮中有妖氣,將此鎮壓,孰意竟與美人作祟。乃此子之妖術,欲害美人,故捏言朕宮中有妖氣。朕思深宮邃密之地,塵跡不到,焉有妖怪之理。大抵方士誤人,朕為所賣。”傳旨急命左右:“將那方士所進木劍,用火作速焚毀,毋得遲誤,幾驚壞美人。”紂王再三溫慰,一夜無寢。看官:紂王不焚此寶劍,還是商家天下,只因焚了此劍,妖氣綿固深宮,把紂王纏得顛倒錯亂,荒了朝政,人離天怨,白白將天下失于西伯,此也是天意合該如此。不知焚劍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 


上一回:第四回 恩州驛狐貍死妲己
下一回:第六回 紂王無道造炮烙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