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回 紂王無道造蠆盆

  詩曰:
蠆盆極惡已滿天,宮女無辜血肉朘。
媚骨已無埋玉處,芳魂猶帶穢腥羶。
故園有夢空歌月,此地沉冤未息肩。
怨氣漫漫天應慘,周家世業更安然。
話說子牙用三昧真火燒這妖精。此火非同凡火,從眼、鼻、口中噴將出來,乃是精、氣、神煉成三昧,養就離精,與凡火共成一處,此妖精怎么經得起!妖精在火光中,扒將起來,大叫曰:“姜子牙,我與你無冤無仇,怎將三昧真火燒我?”紂王聽見火里妖精說話,嚇得汗流浹背,目瞪癡呆。子牙曰:“陛下,請駕進樓,雷來了。”子牙雙手齊放,只見霹靂交加,一聲響亮,火滅煙消,現出一面玉石琵琶來。紂王與妲己曰:“此妖已現真形。”妲己聽言,心如刀絞,意似油煎,暗暗叫苦:“你來看我,回去便罷了,又算什么命!今遇惡人,將你原形燒出,使我肉身何安。我不殺姜尚,誓不與匹夫俱生!”妲己只得勉作笑容,啟奏曰:“陛下命左右將玉石琵琶取上樓來,待妾上了絲弦,早晚與陛下進御取樂。妾觀姜尚,才術兩全,何不封彼在朝保駕?”王曰:“御妻之言甚善。”天子傳旨:“且將玉石琵琶取上樓來。姜尚聽朕封官:官拜下大夫,特授司天監職,隨朝侍用。”子牙謝恩,出午門外,冠帶回來異人莊上。異人設席款待,親友俱來恭賀。飲酒數日,子牙復往都城隨朝。不表。
且說妲己把玉石琵琶放于摘星樓上,采天地之靈氣,受日月之精華,以后五年,返本還元,斷送成湯天下。
一日,紂王在摘星樓與妲己飲宴,酒至半酣,妲己歌舞一回,與紂王作樂。三宮嬪妃,六院宮人,齊聲喝彩。內有七十余名宮人,俱不喝彩,眼下且有淚痕。妲己看見,停住歌舞,查問那七十余名宮人,原是那一宮的。內有奉御官查得:原是中宮姜娘娘侍御宮人。妲己怒曰:“你主母謀逆賜死,你們反懷忿怒,久后必成宮闈之患。”奏與紂王,紂王大怒,傳旨:“拿下樓,俱用金瓜打死!”妲己奏曰:“陛下,且不必將這起逆黨擊頂,暫且送下冷宮,妾有一計,可除宮中大弊。”奉御官即將宮女送下冷宮。且說妲己奏紂王曰:“將摘星樓下,方圓開二十四丈闊;深五丈。陛下傳旨,命都城萬民,每一戶納蛇四條,都放于此坑之內。將作弊宮人,跣剝干凈,送下坑中,喂此毒蛇。此刑名曰‘蠆盆’。”紂王曰:“御妻之奇法,真可剔除宮中大弊。”天子隨傳旨意,張掛各門。國法森嚴,萬民遭累,勒令限期,往龍德殿交蛇。眾民日日進于朝中,并無內外,法紀全消。朝廷失政,不止一日。眾民納蛇,都城哪里有這些蛇,俱到外縣買蛇交納。
一日,文書房膠鬲,官居上大夫,在文書房里,看天下本章,只見眾民或三兩成行,四五一處,手提筐籃,進九間大殿。大夫問執殿官:“這些百姓,手提筐籃,里面是什么東西?”執殿官答曰:“萬民交蛇。”大夫大驚曰:“天子要蛇何用?”執殿官曰:“卑職不知。”大夫出文書房到大殿,眾民見大夫叩頭。膠鬲曰:“你等拿的什么東西?”眾民曰:“天子榜文,張掛各門,每一戶交蛇四條。都城哪里有許多蛇,俱是百里之外,買蛇交納。不知圣上哪里用。”膠鬲曰:“你們且去交蛇。”眾民去了。大夫進文書房,不看本章,只見武成王黃飛虎、比干、微子、箕子、楊任、楊修俱至,相見禮畢。膠鬲曰:“列位大人可知天子令百姓每戶納蛇四條,不知取此何用。”黃飛虎答曰:“末將昨日看操回來,見眾民言,天子張掛榜文,每戶交蛇四條,紛紛不絕,俱有怨言。因此今日到此,請問列位大人,必知其詳。”比干、箕子曰:“我等一字也不知。”黃飛虎曰:“列位既不知道,叫執殿官過來,你聽我吩咐。你上心打聽,天子用此物做什么事。若得實信,速來報我,重重賞你。”執殿官領命去乞,眾官遂散。不表。
且說眾民又過五七日,蛇已交完。收蛇官往摘星樓回旨,奏曰:“都城眾民交蛇已完,奴婢回旨。”紂王問妲己曰:“坑中蛇已完了,御妻何以治此?”妲己曰:“陛下傳旨,可將前日暫寄不游宮宮人,跣剝干凈,用繩縛背,推下坑中,喂此蛇蝎。若無此極刑,宮中深弊難除。”紂王曰:“御妻所設此刑,真是除奸之要法。蛇既納完,命奉御官將不游宮前日送下宮人,綁出推落蠆盆。”奉御官得旨,不一時將宮人綁至坑邊。那宮人一見蛇蝎猙獰,揚頭吐舌,惡相難看,七十二名宮人一齊叫苦。那日膠鬲在文書房,也為這件事,逐日打聽;只聽得一陣悲聲慘切。大夫出的文書房來,見執殿官忙忙來報:“啟老爺:前日天子取蛇,放在大坑中;今日將七十二名宮人跣剝入坑,喂此蛇蝎。卑職探聽得實,前來報知。”膠鬲聞言,心中甚是激烈,徑進內庭,過了龍德殿,進分宮樓,走至摘星樓下,只見眾宮人赤身縛背,淚流滿面,哀聲叫苦,凄慘難觀。膠鬲厲聲大叫曰:“此事豈可行!膠鬲有本啟奏!”紂王正要看毒蛇咬食宮人以為取樂,不期大夫膠鬲啟奏。
紂王宣膠鬲上樓俯伏,王問曰:“朕無旨意,卿有何奏章?”膠鬲泣而奏曰:“臣不為別事,因見陛下橫刑慘酷,民遭荼毒,君臣暌隔,上下不相交接,宇宙已成否塞之象。今陛下又用這等非刑,宮人得其何罪!昨日臣見萬民交納蛇蝎,人人俱有怨言。今旱潦頻仍,況且買蛇百里之外,民不安生。臣聞:民貧則為盜,盜聚則生亂。況且海外烽煙,諸侯離叛,東南二處,刻無寧宇,民日思亂,刀兵四起。陛下不修仁政,日行暴虐,自從盤古至今,并不曾見,此刑為何名?哪一代君王所制?”王曰:“宮人作弊,無法可除,往往不息,故設此刑,名曰‘蠆盆’。”膠鬲奏曰:“人之四肢,莫非皮肉,雖有貴賤之殊,總是一體。今入坑穴之中,毒蛇吞啖,苦痛傷心。陛下觀之,其心何忍,圣意何樂。況宮人皆系女子,朝夕宮中,侍陛下于左右,不過役使,有何大弊,遭此慘刑。望陛下憐赦宮人,真皇上浩蕩之恩,體上天好生之德。”王曰:“卿之所諫,亦似有理;但肘腋之患,發不及覺,豈得以草率之刑治之。況婦寺陰謀險毒,不如此,彼未必知警耳。”
膠鬲厲聲言曰:“‘君乃臣之元首,臣是君之股肱。’又曰:‘亶聰明作元后,元后作民父母。’今陛下忍心喪德,不聽臣言,妄行暴虐,罔有悛心,使天下諸侯懷怨,東伯侯無辜受戮,南伯侯屈死朝歌,諫官盡遭炮烙;今無辜宮娥,又入蠆盆。陛下只知歡娛于深宮,信讒聽佞,荒淫酗酒,真如重疾在心,不知何時舉發,誠所謂大癰既潰,命亦隨之。陛下不一思省,只知縱欲敗度,不想國家何以如磐石之安。可惜先王克勤克儉,敬天畏民,方保社稷太平,華夷率服。陛下當改惡從善,親賢遠色,退佞進忠,庶幾宗社可保,國泰民安,生民幸甚。臣等日夕焦心,不忍陛下淪于昏暗,黎民離心離德,禍生不測,所謂社稷宗廟非陛下之所有也。臣何忍深言,望陛下以祖宗天下為重,不得妄聽女子之言,有廢忠諫之語,萬民幸甚!”
紂王大怒曰:“好匹夫!怎敢無知侮謗圣君,罪在不赦!”叫左右:“即將此匹夫剝凈,送入蠆盆,以正國法!”眾人方欲來拿,被膠鬲大喝曰:“昏君無道,殺戮諫臣,此國家大患,吾不忍見成湯數百年天下一旦付與他人,雖死我不瞑目。況吾官居諫議,怎入蠆盆!”手指紂王大罵:“昏君!這等橫暴,終應西伯之言!”大夫言罷,望摘星樓下一跳,撞將下來,跌了個腦漿迸流,死于非命。有詩為證:
赤膽忠心為國憂,先生撞下摘星樓。
早知天數成湯滅,可惜捐軀血水流。
話說膠鬲墜樓,粉骨碎身。紂王看見,更覺大怒,傳旨:“將宮女推下蠆盆,連膠鬲一齊喂了蛇蝎!”可憐七十二名宮人,齊聲高叫:“皇天后土,我等又未為非,遭此慘刑!妲己賤人!我等生不能食汝之肉,死后定啖汝陰魂!”紂王見宮人落于坑內,餓蛇將宮人盤繞,吞咬皮膚,鉆入腹內,苦痛非常。妲己曰:“若無此刑,焉得除宮中大患!”紂王以手拂妲己之背曰:“喜你這等奇法,妙不可言!”兩邊宮人,心酸膽碎。有詩為證:
蠆盆蛇蝎勢猙獰,宮女遭殃入此坑。
一見魂飛千里外,可憐慘死勝油烹。
話說紂王將宮人入于坑內,以為美刑。妲己又奏曰:“陛下可再傳旨,將蠆盆左邊掘一池,右邊挖一沼。池中以糟丘為山;右邊以酒為池。糟丘山上,用樹枝插滿,把肉披成薄片,掛在樹枝之上,名曰‘肉林’。右邊將酒灌滿,名曰‘酒海’。天子富有四海,原該享無窮富貴,此肉林、酒海,非天子之尊,不得妄自尊享也。”紂王曰:“御妻異制奇觀,真堪玩賞;非奇思妙想,不能有此。”隨傳旨,依法制造。非止一日,將酒池、肉林造的完全。紂王設宴,與妲己玩賞肉林、酒池。正飲之間,妲己奏曰:“樂聲煩厭,歌唱尋常,陛下傳旨,命宮人與宦官撲跌,得勝者池中賞酒;不勝者乃無用之婢,侍于御前,有辱天子,可用金瓜擊頂,放于糟內。”妲己奏畢,紂王無不聽從,傳旨:“命宮人宦官撲跌。”可憐這妖孽在宮中,無所不為,宮宦遭殃,傷殘民命。看官,她為何事要將宮人打死,入在糟內?妲己或二三更,現出原形,要吃糟內宮人,以血食養她妖氣,惑于紂王。有詩曰:
懸肉為林酒作池,紂王無道類窮奇。
蠆盆怨氣沖霄漢,炮烙精魂傍火炊。
文武無心扶社稷,軍民有意破宮褵。
將來國土何時盡?戊午旬中甲子期。
話說紂王聽信妲己,造酒池、肉林,一無忌憚,朝綱不整,任意荒淫。一日,妲己忽然想起玉石琵琶精之恨,設一計要害子牙;作一圖畫。那日在摘星樓與紂王飲宴,酒至半酣,妲己曰:“妾有一圖畫,獻與陛下一觀。”王曰:“取來朕看。”妲己命宮人將畫叉挑著。紂王曰:“此畫又非翎毛,又非走獸,又非山景,又非人物。”——上畫一臺,高四丈九尺,殿閣巍峨,瓊樓玉宇,瑪瑙砌就欄桿,明珠妝成梁棟,夜現光華,照耀瑞彩,名曰“鹿臺”。妲己奏曰:“陛下萬圣至尊,貴為天子,富有四海,若不造此臺,不足以壯觀瞻。此臺真是瑤池玉闕,閬苑蓬萊。陛下早晚宴于臺上,自有仙人、仙女下降。陛下得與真仙遨游,延年益壽,祿算無窮。陛下與妾共叨福庇,永享人間富貴也。”王曰:“此臺工程浩大,命何官督造?”妲己奏曰:“此工須得才藝精巧、聰明睿智、深識陰陽、洞曉生克,以妾觀之,非下大夫姜尚不可。”紂王聞言,即傳旨:“宣下大夫姜尚。”使臣往比干府宣召姜尚。比干慌忙接旨。使臣曰:“旨意乃是宣下大夫姜尚。”子牙即忙接旨,謝恩曰:“天使大人,可先到午門,卑職就至。”使臣去了。子牙暗起一課,早知今日之危。
子牙對比干謝曰:“姜尚荷蒙大德提攜,并早晚指教之恩,不期今日相別。此恩此德,不知何時可報。”比干曰:“先生何故出此言?”子牙曰:“尚占運命,主今日不好,有害無利,有兇無吉。”比干曰:“先生又非諫官在位,況且不久面君,以順為是,何害之有!”子牙曰:“尚有一柬帖,壓在書房硯臺之下,但丞相有大難臨身,無處解釋,可觀此柬,庶幾可脫其危,乃卑職報丞相涓涯之萬一耳。從今一別,不知何日能再睹尊顏!”子牙作辭,比干著實不忍,“先生果有災迍,待吾進朝面君,可保先生無虞。”子牙曰:“數已如此,不必動勞,反累其事。”比干相送,子牙出相府,上馬來到午門,徑至摘星樓候旨。奉御官宣上摘星樓,見駕畢。王曰:‘卿與朕代勞,起造鹿臺,俟功成之日,加祿增官,朕決不食言。圖樣在此。“子牙一看,高四丈九尺,上造瓊樓玉宇,殿閣重檐,瑪瑙砌就欄桿,寶石妝成梁棟。子牙看罷,暗想:“朝歌非吾久居之地,且將言語感悟這昏君,昏君必定不聽、發怒。我就此脫身隱了,何為不可!”畢竟子牙兇吉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 


上一回:第十六回 子牙火燒琵琶精
下一回:第十八回 子牙諫主隱磻溪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