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回 蘇妲己請妖赴宴

  詩曰:
鹿臺只望接神仙,豈料妖狐降綺筵。
濁骨不能超濁世,凡心怎得出凡筌。
希圖弄巧欺明哲,孰意招尤剪穢羶。
惟有昏庸殷紂拙,反聽蘇氏殺先賢。
話說韓榮知文王聘請子牙相周,忙修本差官往朝歌。非止一日,進城來,差官往文書房來下本。那日看本者乃比干亞相。比干見此本姜尚相周一節,沉吟不語,仰天嘆息曰:“姜尚素有大志,今佐西周,其心不小。此本不可不奏。”比干抱本往摘星樓來候旨。紂王宣比干進見。王曰:“皇叔有何奏章?”比干奏曰:“汜水關總兵官韓榮一本,言姬昌禮聘姜尚為相,其志不小。東伯侯反于東魯之鄉;南伯侯屯兵三山之地;西伯姬昌若有變亂,此時正謂刀兵四起,百姓思亂。況水旱不時,民貧軍乏,庫藏空虛。況聞太師遠征北地,勝敗未分,真國事多艱,君臣交省之時。愿陛下圣意上裁,請旨定奪。”王曰:“候朕臨殿,與眾卿共議。”君臣正論國事,只見當駕官奏曰:“北伯侯崇侯虎候旨。”命傳旨:“宣侯虎上樓。”王曰:“卿有何奏章?”侯虎奏曰:“奉旨監造鹿臺,整造二年零四個月,今已完工,特來復命。”
紂王大喜,“此臺非卿之力,終不能如是之速。”侯虎曰:“臣晝夜督工,焉敢怠玩,故此成工之速。”王曰:“目今姜尚相周,其志不小,汜水關總兵韓榮有本來說。為今之計,如之奈何!卿有何謀,可除姬昌大患?”侯虎奏曰:“姬昌何能!姜尚何物!井底之蛙,所見不大;螢火之光,其亮不遠。名為相周,猶寒蟬之抱枯楊,不久俱盡。陛下若以兵加之,使天下諸侯恥笑。據臣觀之,無能為耳。愿陛下不必與之較可也。”王曰:“卿言甚善。”紂王又問曰:“鹿臺已完,朕當幸之。”侯虎奏曰:“特請圣駕觀看。”紂王甚喜,“二卿可暫往臺下,候朕與皇后同往。”王傳旨:“排鑾駕往鹿臺玩賞。”有詩為證,詩曰:
鹿臺高聳透云霄,斷送成湯根與苗。
土木工興人失望,黎民怨起鬼應妖。
食人無厭崇侯惡,獻媚逢迎費仲梟。
勾引狐貍歌夜月,商朝一似水中漂。
話說紂王與妲己同坐七香車,宮人隨駕,侍女紛紛,到得鹿臺,果然華麗。君后下車,兩邊扶侍上臺。真是瑤池紫府,玉闕珠樓,說什么蓬壺方丈!團團俱是白石砌就,周圍盡是瑪瑙妝成。樓閣重重,顯雕檐碧瓦;亭臺疊疊,皆獸馬金環。殿當中嵌幾樣明珠,夜放光華,空中照耀;左右盡鋪設俱是美玉良金,輝煌閃灼。比干隨行,在臺觀看,臺上不知費幾許錢糧,無限寶玩,可憐民膏民脂,棄之無用之地。想臺中間不知陷害了多少冤魂屈鬼。又見紂王攜妲己入內庭。比干看罷鹿臺,不勝嗟嘆。有賦為證,賦曰:
臺高插漢,榭聳凌云。九曲欄桿,飾玉雕金光彩彩;千層樓閣,朝星映月影溶溶。怪草奇花,香馥四時不卸;殊禽異獸,聲揚十里傳聞。游宴者恣情歡樂,供力者勞瘁艱辛!涂壁脂泥,俱是萬民之膏血;華堂彩色,盡收百姓之精神。綺羅錦席,空盡織女機杼;絲竹管弦,變作野夫啼哭。真是以天下奉一人,須信獨夫殘萬姓。
比干在臺上,忽見紂王傳旨奏樂飲宴,賜比干、侯虎筵席。二臣飲罷數杯,謝酒下臺。不表。
且說妲己與紂王酣飲。王曰:“愛卿曾言鹿臺造完,自有神仙、仙子、仙姬俱來行樂;今臺已造完成,不識神仙、仙子,可一日一至乎?”這一句話原是當時妲己要與玉石琵琶精報仇,將此鹿臺圖獻與紂王,要害子牙,故將邪言惑誘紂王;豈知作耍成真,不期今日工完,紂王欲想神仙,故問妲己。妲己只得朦朧應曰:“神仙、仙子,乃清虛有道之士,須待月色圓滿,光華皎潔,碧天無翳,方肯至此。”紂王曰:“今乃初十日,料定十四五夜,月華圓滿,必定光輝,使朕會一會神仙、仙子,何如?”妲己不敢強辯,隨口應承。此時紂王在臺上,貪歡取樂,淫泆無休。從來有福者,福德多生,無福者,妖孽廣積。奢侈淫泆,乃喪身之藥。紂王日夜縱施,全無忌憚。妲己自紂王要見神仙、仙子之類,著實撓心,日夕不安。
其日乃是九月十三日,三更時分,妲己候紂王睡熟,將原形出竅,一陣風聲,來至朝歌南門外,離城三十五里軒轅墳內。妲己原形至此,眾狐貍齊來迎接。又見九頭雉雞精出來相見。雉雞精道:“姐姐為何到此?你在深院皇宮受享無窮之福,何嘗思念我等在此凄涼!”妲己道:“妹妹,我雖偏你們,朝朝侍天子,夜夜伴君王,未嘗不思念你等。如今天子造完鹿臺,要會仙姬、仙子;我思一計,想起妹妹與眾孩兒們,有會變者,或變神仙,或變仙子、仙姬,去鹿臺受享天子九龍宴席;不會變者,自安其命,在家看守。俟其日,妹妹同眾孩兒們來。”雉雞精答道:“我有些需事,不能領席;算將來只得三十九名會變的。”妲己吩咐停當,風聲響處,依舊回宮,入還本竅。紂王大醉,哪知妖精出入,一宿天明。
次日,紂王問妲己曰:“明日是十五夜,正是月滿之辰,不識群仙可能至否?”妲己奏曰:“明日治宴三十九席,排三層,擺在鹿臺,候神仙降臨。陛下若會仙家,壽添無算。”紂王大喜。王問曰:“神仙降臨,可命一臣斟酒陪宴。”妲己曰:“須得一大量大臣,方可陪席。”王曰:“合朝文武之內,只有比干量洪。”傳旨:“宣亞相比干。”不一時,比干至臺下朝見。紂王曰:“明日命皇叔陪群仙筵宴,至月上,臺下候旨。”比干領旨,不知怎樣陪神仙?糊涂不明。仰天嘆息:“昏君!社稷這等狼狽,國事日見顛危,今又癡心逆想,要會神仙;似此又是妖言,豈是國家吉兆!”比干回府,總不知所出。
且說紂王次日傳旨:“打點筵宴,安排臺上,三十九席俱朝上擺列,十三席一層,擺列三層。”紂王吩咐,布列停妥。紂王恨不得將太陽速送西山,皎月忙升東土。九月十五日抵暮,比干朝服往臺下候旨。且說紂王見日已西沉,月光東上,紂王大喜,如得萬斛珠玉一般,攜妲己于臺上,看九龍筵席,真乃是烹龍炮鳳珍羞味,酒海希山色色新。席已完備,紂王、妲己入內坐歡飲,候神仙前來。妲己奏曰:“但群仙至此,陛下不可出見;如泄天機,恐后諸仙不肯再降。”王曰:“御妻之言是也。”話猶未了,將近一更時分,只聽得四下里風響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,詩曰:
妖云四起罩乾坤,冷霧陰霾天地昏。
紂王臺前心膽戰,蘇妃目下子孫尊。
只知飲宴多生福,孰料貪杯惹滅門。
怪氣已隨王氣散,至今遺笑鹿臺魂。
這些在軒轅墳內狐貍,采天地之靈氣,受日月之精華,或一二百年者,或三五百年者,今并化作仙子、仙姬,神仙體像而來。那些妖氣,霎時間,把一輪明月霧了。風聲大作,猶如虎吼一般。只聽得臺上飄飄的落下人來。那月光漸漸的現出。妲己悄悄啟曰:“仙子來了。”慌的紂王隔繡簾一瞧,內中袍分五色,各穿青、黃、赤、白、黑,內有戴魚尾冠者,九揚巾者,一字巾者,陀頭打扮者,雙丫髻者;內有盤龍云髻如仙子、仙姬者。紂王在簾內觀之,龍心大悅。只聽有一仙人言曰:“眾位道友,稽首了。”眾仙答禮曰:“今蒙紂王設席,宴吾輩于鹿臺,誠為厚賜。但愿國祚千年勝,皇基萬萬秋!”妲己在里面傳旨:“宣陪宴官上臺。”
比干上臺,月光下一看,果然如此,個個有仙豐道骨,人人像不老長生。自思:“此事實難解也!人像兩真,我比干只得向前行禮。”內有一道人曰:“先生何人?”比干答曰:“卑職亞相比干,奉旨陪宴。”道人曰:“既是有緣來此會,賜壽一千秋。”比干聽說,心下著疑。內傳旨:“斟酒。”比干執金壺,斟酒三十九席已完,身居相位,不識妖氣,懷抱金壺,侍于側伴。這些狐貍,俱仗變化,全無忌憚,雖然服色變了,那些狐貍騷臭變不得;比干只聞狐騷臭。比干自想:“神仙乃六根清凈之體,為何氣穢沖人!”比干嘆息:“當今天子無道,妖生怪出,與國不祥。”正沉思之間,妲己命陪宴官奉大杯。比干依次奉三十九席,每席奉一杯,陪一杯。比干有百斗之量,隨奉過一回。妲己又曰:“陪宴官再奉一杯。”比干每一席又是一杯,諸妖連飲二杯。此杯乃是勸杯。諸妖自不曾吃過這皇封御酒,狐貍量大者,還招架的住;量小者,招架不住。妖怪醉了,把尾巴都拖下來只是晃。
妲己不知好歹,只是要她的子孫吃;但不知此酒發作起來,禁持不住,都要現出原形來。比干奉第二層酒,頭一層都掛下尾巴,都是狐貍尾。此時月照正中,比干著實留神,看得明白,已是追悔不及,暗暗叫苦,想:“我身居相位,反見妖怪叩頭,羞殺我也!”比干聞狐騷臭難當、暗暗切齒。且說妲己在簾內看著陪宴官奉了三杯,見小狐貍醉將來了,若現出原身來,不好看相。妲己傳旨:“陪宴官暫下臺去,不必奉酒;任從眾仙各歸洞府。”比干領旨下臺,郁郁不樂;出了內庭,過了分宮樓、嘉善殿、顯慶殿、九間殿。殿內有宿夜官員。出了午門上馬,前邊有一對紅紗燈引道。未及行了二里,前面火把燈籠,鏘鏘士馬,原來是武成王黃飛虎巡督皇城。比干上前,武成王下馬,驚問比干曰:“亞相有甚緊急事,這時節才出午門?”
比干頓足道:“老大人!國亂邦傾,紛紛精怪,濁亂朝廷,如何是好!昨晚天子宣我陪仙子、仙姬宴,果然有一更月上,奉旨上臺,看一起道人,各穿青、黃、赤、白、黑衣,也有些仙豐道骨之像。孰知原來是一群狐貍精。那精連飲兩三大杯,把尾巴將下來,月下明明的看得是實。如此光景,怎生奈何!”黃飛虎曰:“丞相請回,末將明日自有理會。”比干回府。黃飛虎命黃明、周紀、龍環、吳謙:“你四人各帶二十名健卒,散在東、南、西、北地方,看那些道人出哪一門,務蹤其巢穴,定要真實回報。”四將領命去訖。武成王回府。
且說眾狐貍酒在腹內,鬧將起來,架不得妖風,起不得朦霧,勉強架出午門,一個個都落下來,拖拖拽拽,擠擠挨挨,三三五五,擁簇而來。出南門,將至五更,南門開了,周紀遠遠的黑影之中,明明看見。隨后哨探:離城三十五里,軒轅墳旁,有一石洞,那些道人、仙子,都爬進去了。次日,黃飛虎升殿,四將回令。周紀曰:“昨在南門,探得道人有三四十名,俱進軒轅墳石洞內去了。探的是實,請令定奪。”黃飛虎即命周紀:“領三百家將,盡帶柴薪,塞住石洞,將柴架起來燒,到下午來回令。”周紀領令去訖。門官報道:“亞相到了。”飛虎迎請到庭上行禮,分賓主坐下。茶罷,黃飛虎將周紀一事說明,比干大喜稱謝。二人在此談論國家事務。武成王置酒,與比干亞相傳杯相敘,不覺就至午后。周紀來見,“奉令放火,燒到午時,特來回令。”飛虎曰:“末將同丞相一往如何?”比干曰:“愿隨車駕。”二人帶領家將,同出南門,三十五里,來至墳前,煙火未滅。黃將軍下騎,命家將將火滅了,用撓鉤搭將出來,眾家將領命。不題。且說這些狐貍吃了酒的死也甘心,還有不會變的,無辜俱死于一穴。有詩為證,詩曰:
歡飲傳杯在鹿臺,狐貍何事化仙來。
只因穢氣人看破,惹下焦身粉骨災。
眾家將不一時將些狐貍搭出,內有焦毛爛肉,臭不可聞。比干對武成王曰:“這許多狐貍,還有未焦者,揀選好的,將皮剝下來,造一袍襖獻與當今,以惑妲己之心,使妖魅不安于君前,必至內亂;使天子醒悟,或知貶謫妲己,也見我等忠誠。”二臣共議,大悅。各歸府第,歡飲盡醉而散。古語云:不管閑事終無事,只怕你謀里招殃禍及身。不知后來兇吉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 


上一回:第二十四回 渭水文王聘子牙
下一回:第二十六回 妲己設計害比干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