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回 四圣西岐會子牙

  詩曰:
王道從來先是仁,妄加征伐自沉淪。
趨名戰士如奔浪,逐劫神仙似斷燐。
異術奇珍誰個是,爭強圖霸孰為真。
不如閉目深山坐,樂守天真養自身。
話說聞太師聽吉立之言,忽然想起海島道友,拍掌大笑曰:“只因事冗雜,終日碌碌,為這些軍民事務,不得寧暇,把這些道友都忘卻了。不是你方才說起,幾時得海宇清平。”吩咐吉立:“傳眾將知道:三日不必來見。你與余慶好生看守相府,吾去三兩日就回。”太師騎了墨麒麟,掛兩根金鞭,把麒麟頂上角一拍,麒麟四足自起風云,霎時間周游天下。有詩為證:
四足風云聲響亮,麟生霧彩映金光。
周游天下須臾至,方顯玄門道術昌。
話說聞太師來至西海九龍島,見那些海浪滔滔,煙波滾滾。把坐騎落在崖前。只見那洞門外:異花奇草般般秀,檜柏青松色色新。正是:只有仙家來往處,哪許凡人到此間。正看玩時,見一童兒出,太師問曰:“你師父在洞否。”此童兒答曰:“家師在里面下棋。”太師曰:“你可通報:商都聞太師相訪。”童兒進洞來,啟老師曰:“商都聞太師相訪。”只見四位道人聽得此言,齊出洞來,大笑曰:“聞兄,哪一陣風兒吹你到此?”聞太師一見四人出來,滿面笑容相迎,竟邀至里面,行禮畢,在蒲團坐下。四位道人曰:“聞兄自哪里來?”太師答曰:“特來進謁。”道人曰:“吾等避跡荒島之中,有何見諭,特至此地?”太師曰:“吾受國恩,與先王之托,官居相位,統領朝綱重務。今西岐武王駕下姜尚,乃昆侖門下,仗道欺公,助姬發作反。前差張桂芳領兵征伐,不能取勝。奈因東南又亂,諸侯猖獗,吾欲西征,恐家國空虛,自思無計,愧見道兄。若肯藉一臂之力,扶危拯弱,以鋤強暴,實聞仲萬千之幸。”頭一位道人答曰:“聞兄既來,我貧道一往,救援桂芳,大事自然可定。”只見第二位道人曰:“要去四人齊去,難道說王兄為得聞兄,吾等便就不去?”聞太師聽罷大喜。此乃是四圣,也是“封神榜”上之數:頭一位姓王,名魔;二位姓楊,名森;三位姓高,名友乾;四位姓李,名興霸。是靈霄殿四將。看官,大抵神道原是神仙做,只因根行淺薄,不能成正果朝元,故成神道。且說王魔曰:“聞兄先回,俺們隨后即至。”聞太師曰:“承道兄大德,求即幸臨,不可羈滯。”王魔曰:“吾把童兒先將坐騎送往岐山,我們即來。”聞太師上了墨麒麟回朝歌。不表。
且說王魔等四人,一齊駕水遁往朝歌來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:
五行之內水為先,不用乘舟不駕船。
大地乾坤頃刻至,碧游宮內圣人傳。
話說四位道人到朝歌,收了水遁進城。朝歌軍民一見,嚇得魂不附體。王魔戴一字巾,穿水合服,面如滿月;楊森蓮子箍,似陀頭打扮,穿皂服,面如鍋底,須似朱砂,兩道黃眉;高友乾挽雙孤髻,穿大紅服,面如藍靛,發似朱砂,上下獠牙;李興霸戴魚尾金冠,穿淡黃服,面如重棗,一部長髯。俱有一丈五六尺長,晃晃蕩蕩。眾民看見,伸舌咬指。王魔問百姓曰:“聞太師府在哪里?”有大膽的答曰:“在正南二龍橋就是。”四道人來至相府,太師迎入,施禮畢,傳令:“擺上酒來。”左道之內,俱用葷酒,持齋者少。五位傳杯。次日,聞太師入朝見紂王,言:“臣請得九龍島四位道者,往西岐破武王。”紂王曰:“太師為孤佐國,何不請來相見?”太師領旨。不一時,領四位道人進殿來。紂王一見,魂不附體,“好兇惡像貌!”道人見紂王曰:“衲子稽首了!”紂王曰:“道者平身。”傳旨:“命太師與朕代禮,顯慶殿陪宴。”太師領旨,紂王回宮。且說五位在殿歡飲,王魔曰:“聞兄,待吾等成了功來,再會酒罷。我們去也。”四位道人離了朝門,太師送出朝歌,太師自回府中。不表。
且說四位道人駕水遁往西岐山來,霎時到了,落下水光,到張桂芳轅門。探馬報入:“有四位道長至轅門候見。”張桂芳聞報,出營接入中軍。張桂芳、風林參謁。王魔見二將欠身不便,問曰:“聞太師請俺們來助你,你想必著傷?”風林把臂膊被哪吒打傷之事說了一遍。王魔曰:“與吾看一看呀!原來是乾坤圈打的。”葫蘆中取一粒丹,口嚼碎了搽上,即時痊愈。桂芳也來求丹,王魔一樣治度。又問:“西岐姜子牙在哪里?”張桂芳曰:“此處離西岐七十里,因兵敗至此。”王魔曰:“快起兵往西岐城去!”彼時張桂芳傳令,一聲炮響,三軍吶喊,殺奔西岐,東門下寨。
子牙在相府,正議連日張桂芳敗兵之事。探事馬報來:“張桂芳起兵在東門安營。”子牙與眾將官言曰:“張桂芳此來,必求有援兵在營,各要小心。”眾將得令。
且說王魔在帳中坐下,對張桂芳曰:“你明日出陣前,坐名要姜子牙出來。吾等俱隱在旗幡腳下;待他出來,我們好會他。”楊森曰:“張桂芳、風林,你把這符貼在你的馬鞍鞒上,各有話說。我們的坐騎乃是奇獸,戰馬見了,骨軟筋酥,焉能站立。”二將領命。且說次日,張桂芳全妝甲胄,上馬至城下,坐名只要姜子牙答話。報馬進相府,報:“張桂芳請丞相答話。”子牙不把張桂芳放在心上,料只如此,傳令:“擺五方隊伍出城。”炮聲響亮,城門大開。只見:
青幡招展,一池荷葉舞青風;素帶施張,滿苑梨花飛瑞雪。紅幡閃灼,燒山烈火一般同;皂蓋飄搖,烏云蓋住鐵山頂。杏黃旗磨動,護中軍戰將;英雄如猛虎,兩邊擺打陣眾英。
話說寶纛幡下,子牙騎青鬃馬,手提寶劍。桂芳一馬當先。子牙曰:“敗軍之將,又有何面目至此?”張桂芳曰:“‘勝敗軍家常事’,何得為愧。今非昔比,不可欺敵!……”言還未畢,只聽得后面鼓響,旗幡開處,走出四樣異獸:王魔騎狴犴,楊森騎狻猊,高友乾騎的是花斑豹,李興霸騎的是猙獰,四獸沖出陣來。子牙兩邊戰將都跌翻下馬,連子牙撞下鞍鞒。這些戰馬經不起那異獸惡氣沖來,戰馬都骨軟筋酥。內中只是哪吒風火輪,不能動搖;黃飛虎騎五色神牛,不曾挫銳;以下都跌下馬來。四道人見子牙跌得冠斜袍綻,大笑不止,大呼曰:“不要慌!慢慢起來!”子牙忙整衣冠,再一看時,見四位道人好兇惡之相:臉分青、白、紅、黑,各騎古怪異獸。子牙打稽首曰:“四位道兄,哪座名山?何處洞府?今到此間,有何吩咐?”子牙道罷,王魔曰:“姜子牙,吾乃九龍島煉氣士王魔、楊森、高友乾、李興霸也。你我俱是道門,只因聞太師相招,特地到此。我等莫非與子牙解圍,并無他意。不知子牙可依得貧道三件事情?”子牙曰:“道兄吩咐,莫說三件,便三十件可以依得,但說無妨。”王魔曰:“頭一件:要武王稱臣。”子牙曰:“道兄差矣,吾主公武王,死是商臣,奉法守公,并無欺上,何不可之有?”王魔曰:“第二件:開了庫藏,給散三軍賞賜。第三件:將黃飛虎送出城,與張桂芳解回朝歌。你意下如何?”子牙曰:“道兄吩咐,極是明白;容尚回城,三日后作表,敢煩道兄帶回朝歌謝恩,再無他議。”兩邊舉手:“請了!”正是:且說三事權依允,二上昆侖走一遭。
話說子牙同將進城,入相府,升殿坐下。只見武成王跪下曰:“請丞相將我父子解送桂芳行營,免累武王。”子牙忙忙扶起,曰:“黃將軍,方才三件事,乃權宜暫允他,非有他意。彼騎的俱是怪獸,眾將未戰,先自落馬,挫動銳氣,故此將機就計,且進城再作他處。”黃將軍謝了子牙,眾將散訖。子牙乃香湯沐浴,吩咐武吉、哪吒防守。子牙駕土遁,二上昆侖,往玉虛宮而來。有詩為證: 道術傳來按五行,不登霧彩最輕盈。 須臾直過扶桑徑,咫尺行來至玉京。 且說子牙到了玉虛宮,不敢擅入。候白鶴童子出來,子牙曰:“白鶴童兒,通報一聲。”白鶴童子至碧游床,跪而言曰:“啟老爺:師叔姜尚在宮外候法旨。”元始吩咐:“命來。”子牙進宮,倒身下拜。元始曰:“九龍島王魔等四人在西岐伐你。他騎的四獸,你未曾知道。此物乃萬獸朝蒼之時,種種各別,龍生九種,色相不同。白鶴童子,你往桃園里把我的坐騎牽來。”白鶴童兒往桃園內,牽了四不相來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:
麟頭豸尾體如龍,足踏祥光至九重。
四海九洲隨意遍,三山五岳霎時逢。
童兒把四不相牽至。元始曰:“姜尚,也是你四十年修行之功,與貧道代理封神,今把此獸與你騎往西岐,好會三山、五岳、四瀆之中奇異之物。”又命南極仙翁取一木鞭,長三尺六寸五分,有二十一節,每一節有四道符印,共八十四道符印,名曰:“打神鞭”。子牙跪而接受。又拜懇曰:“望老師大發慈悲!”元始曰:“你此一去,往北海過,還有一人等你。貧道將此中央戊己之旗付你。旗內有簡,臨迫之際,當看此簡,便知端的。”子牙叩首辭別,出玉虛宮。南極仙翁送子牙至麒麟崖。子牙上了四不相,把頂上角一拍,那獸一道紅光起去,鈴聲響亮,往西岐來。正行之間,那四不相飄飄落在一座山上。山近連海島。怎見得好山:
千峰排戟,萬仞開屏。日映嵐光輪嶺外,雨收岱色冷含煙。藤纏老樹,雀占危巖。奇花瑤草,修竹喬松。幽鳥啼聲近,滔滔海浪鳴。重重谷壑芝蘭繞,處處懸崖苔蘚生。起伏巒頭龍脈好,必有高人隱姓名。
話說子牙看罷山,只見山腳下一股怪云卷起。云過處生風,風響處見一物,好生蹺蹊古怪。怎見得:
頭似駝,猙獰兇惡。項似鵝,挺折梟雄。須似蝦,或上或下。耳似牛,凸暴雙睛。身似魚,光輝燦爛。手似鷹,電灼鋼鉤。足似虎,鉆山跳澗。龍分種,降下異形。采天地靈氣,受日月之精。發手運石多玄妙,口吐人言蓋世無。龍與豹交真可羨,來扶明主助皇圖。
話說子牙一見,魂不附體,嚇了一身冷汗。那物大叫一聲曰:“但吃姜尚一塊肉,延壽一千年!”子牙聽罷,“原來是要吃我的。”那東西又一跳將來,叫:“姜尚,我要吃你!”子牙曰:“吾與你無隙無仇,為何要吃我?”妖怪答曰:“你休想逃脫今日之厄!”子牙把杏黃旗輕輕展開,看里面簡帖,“……原來如此。”子牙曰:“那孽障,我該你口里食,料應難免。你只把我杏黃旗兒拔起來,我就與你吃;拔不起來,怨命。”子牙把旗往地上一戳。那旗長有二丈有余,那妖怪伸手來拔,拔不起來;兩只手拔,也拔不起;用陰陽手拔,也拔不起來;便將雙手只到旗根底下,把頭頸子掙的老長的,也拔不起來。子牙把手望空中一撒,五雷正法,雷火交加,一聲響,嚇的那東西要放手,不意把手長在旗上了。子牙喝一聲:“好孽障!吃吾一劍!”那物叫曰:“上仙饒命!念吾不識上仙玄妙,此乃申公豹害了我!”
子牙聽說申公豹的名字,子牙問曰:“你要吃我,與申公豹何干?”妖怪答曰:“上仙,吾乃龍須虎也。自少昊時生我,采天地靈氣,受陰陽精華,已成不死之身。前日甲公豹往此處過,說:‘今日今時姜子牙過時,若吃他一塊肉,延年萬載。’故此一時愚昧,大膽欺心,冒犯上仙。不知上仙道高德隆,自古是慈悲道德,可憐念我千年辛苦,修開十二重樓,若赦一生,萬年感德!”子牙曰:“據你所言,你拜吾為師,我就饒你。”龍須虎曰:“愿拜老爺為師。”子牙曰:“既如此,你閉了目。”龍須虎閉目。只聽得空中一聲雷響,龍須虎也把手放了,倒身下拜,子牙北海收了龍須虎為門徒。子牙問曰:“你在此山,可曾學得些道術?”龍須虎答曰:“弟子善能發手有石。隨手放開,便有磨盤大石頭,飛蝗驟雨,打的滿山灰土迷天,隨發隨應。”子牙大喜:“此人用之劫營,到處可以成功。”子牙收了杏黃旗,遂帶龍須虎,上了四不相,徑往西岐城;落下坐騎,來至相府。眾將迎接,猛見龍須虎在子牙后邊,眾將嚇的癡呆了:“姜丞相惹了邪氣來了!”子牙見眾將猜疑,笑曰:“此是北海龍須虎也,乃是我收來門徒。”眾將進到府,參謁已畢。子牙問城外消息,武吉曰:“城外不見動靜。”子牙打點一場大戰。
且說張桂芳在營五日,不見子牙出城來犒賞三軍,把黃飛虎父子解到營里來,乃對四位道人曰:“老師,姜尚五日不見消息,其中莫非有詐?”王魔曰:“他既依允,難道失信與我等!西岐城管教他血滿城池,尸成山岳。”又過三日,楊森對王魔曰:“道兄,姜子牙至八日還不出來,我們出去會他,問個端的。”張桂芳曰:“姜尚那日見勢不好,將言俯就;姜尚外有忠誠,內懷奸詐。”楊森曰:“既如此,我等出去。若是誘哄我等,我們只消一陣成功,早與你班師回去。”風林傳下令去,點炮,三軍吶喊,殺至城下,請子牙答話。探事馬報入相府。子牙帶哪吒、龍須虎、武成王,騎四不相出城。王魔一見大怒:“好姜尚!你前日跌下馬去,卻原來往昆侖山借四不相,要與俺們見個雌雄!”把狴犴一磕,執劍來取子牙。旁有哪吒登開風火輪,搖火尖槍大叫:“王魔少待傷吾師叔!”沖殺過來。輪獸相交,槍劍并舉,好場大戰!怎見得:
兩陣上幡搖擂戰鼓,劍槍交加霞光吐。槍是乾元秘授來,劍法冰山多威武。哪吒發怒性剛強,王魔寶劍誰敢阻。哪吒是乾元山上寶和珍,王魔一心要把成湯輔。槍劍并舉沒遮攔,只殺的兩邊兒郎尋斗賭。
話說二將大戰,哪吒使發了那一條槍與王魔力敵。正戰間,楊森騎著狻猊,見哪吒槍來得厲害,劍乃短家伙,招架不開。楊森在豹皮囊中取一粒開天珠,劈面打來,正中哪吒,打翻下風火輪去。王魔急來取首級,早有武成王黃飛虎催開五色神牛,把槍一擺,沖將過來,救了哪吒。王魔復戰飛虎。楊森二發奇珠,黃飛虎乃是馬上將軍,怎經得一珠,打下坐騎來。早被龍須虎大叫曰:“莫傷吾大將,我來了!”王魔一見大驚,“是個什么妖精出來!”怎見得:
古怪蹺蹊相,頭大頸子長。獨足只是跳,眼內吐金光。身上鱗甲現,兩手似鉤槍。煉成奇異術,發手磨盤強。但逢龍須虎,不死也著傷。
話說高友乾騎著花斑豹,見龍須虎兇惡,忙取混元寶珠,劈臉打來,正中龍須虎的脖子,打的扭著頭跳。左右救回黃飛虎。王魔、楊森二騎來擒子牙。子牙只得將劍招架,來往沖殺。子牙左右無佐,三將著傷,救回去了。不防李興霸把劈地珠照子牙打來,正中前心。子牙“哎呀”一聲,幾乎墜騎,帶四不相往北海上逃走。王魔曰:“待吾去拿了姜尚。”來趕子牙,似飛云風卷,如弩箭離弦。子牙雖是傷了前心,聽的后面趕來,把四不相的角一拍,起在空中。王魔笑曰:“總是道門之術!你欺我不會騰云。”把狴犴一拍,也起在空中,隨后趕來。子牙在西岐有七死三災,此是遇四圣頭一死。王魔見趕不上子牙,復取開天珠望后心一下,把子牙打翻下騎來,骨碌碌滾下山坡,面朝天,打死了。四不相站在一旁,王魔下騎,來取子牙首級。忽然聽的半山中作歌而來:
野水清風拂柳,池中水面飄花。
藉問安居何處,白云深處為家。
話說王魔聽歌,看時,乃五龍山云霄洞文殊廣法天尊。王魔曰:“道兄來此何事?”廣法天尊答曰:“王道友,姜子牙害不得!貧道奉玉虛宮符命在此,久等多時。只因五事相湊,故命子牙下山:一則成湯氣數已盡;二則西岐真主降臨;三則吾闡教犯了殺戒;四則姜子牙該享西地福祿,身膺將相之權;五則與玉虛宮代理封神。道友,你截教中逍遙自在,無拘無束,為什么惡氣紛紛,雄心赳赳。可知道你那碧游宮上有兩句說的好:
緊閉洞門,靜誦黃庭三兩卷;身投西土,封神榜上有名人。
你把姜尚打死,雖死還有回生時候。道友,依我,你好生回去,這還是一月未缺;若不聽吾言,致生后悔。”王魔曰:“文殊廣法天尊,你好大話!我和你一樣規矩,怎言月缺難圓。難道你有名師,我無教主!”王魔動了無明之火,持劍在手,睜睛欲來取文殊廣法天尊。只見天尊后面有一道童,挽抓髻,穿淡黃服,大叫:“王魔少待行兇,我來了!廣法天尊門徒金吒是也”。拎劍直奔王魔。王魔手中劍對面交還。來往盤旋,惡神廝殺。有詩為證:
來往交還劍吐光,二神斗戰五龍崗。
行深行淺皆由命,方知天意滅成湯。
話說王魔、金吒惡戰山下,文殊廣法天尊取一物,此寶在玄門為遁龍樁,久后在釋門為七寶金蓮。上有三個金圈,往上一舉,落將下來。王魔急難逃脫,頸子上一圈,腰上一圈,足下一圈,直立的靠定此樁。金吒見寶縛了王魔,手起劍落。不知性命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 


上一回:第三十七回 姜子牙一上昆侖
下一回:第三十九回 姜子牙冰凍岐山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