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回 殷郊岐山受犁鋤

  詩曰:
鼙鼓頻催日已西,殷郊此日受犁鋤。
翻天有印皆淪落,離地無旗孰可棲。
空負肝腸空自費,浪留名節浪為題。
可憐二子俱如誓,氣化清風魂伴泥。
話說李靖大戰羅宣,戟劍相交,猶如虎狼之狀。李靖祭起按三十三天黃金寶塔,乃大叫曰:“羅宣!今日你難逃此難矣!”羅宣欲待脫身,怎脫此厄,只見此塔落將下來,如何存立!可憐!正是:
封神臺上有坐位,道術通天難脫逃。
話說黃金塔落將下來,正打在羅宣頂上,只打得腦漿迸流,一靈已奔封神臺去了。李靖收了寶塔,藉土遁往西岐,時刻而至。到了相府前,有木吒看見父親來至,忙報與子牙:“弟子父親李靖等令。”燃燈對子牙曰:“乃是吾門人,曾為紂之總兵。”子牙聞之大喜,忙令相見畢。且說廣成子見殷郊阻兵于此,子牙拜將又近,問燃燈曰:“老師,如今殷郊不得退,如之奈何?”燃燈曰:“番天印厲害,除非取了玄都離地焰光旗,西方取了青蓮寶色旗。如今只有了玉虛杏黃旗,殷郊如何伏得他,必先去取了此旗方可。”廣成子曰:“弟子愿往玄都,見師伯走一遭。”燃燈曰:“你速去!”廣成子藉縱地金光法往玄都來,不一時來至八景宮玄都洞。真好景致!怎見得,有贊為證:
金碧輝煌,珠玉燦爛。菁蔥婆娑,蒼苔欲滴。仙鸞仙鶴成群,白鹿白猿作對。香煙縹緲沖霄漢,彩色氤氳繞碧空。霧隱樓臺重疊疊,霞盤殿閣紫陰陰。祥光萬道臨福地,瑞氣千條照洞門。大羅宮內金鐘響,八景宮開玉磬鳴。開天辟地神仙府,才是玄都第一重。
話說廣成子至玄都洞,不敢擅入,等候半晌,只見玄都大法師出來,廣成子上前稽首,口稱:“道兄,煩啟老師,弟子求見。”玄都大法師至蒲團前啟曰:“廣成子至此,求見老師。”老子曰:“廣成子不必著他進來,他來是要離地焰光旗;你將此旗付與他去罷。”玄都大法師遂將旗付與廣成子,曰:“老師吩咐,你去罷,不要進見了。”廣成子感謝不盡,將旗高捧,離了玄都,徑至西岐,進了相府。子牙接見,拜了焰光旗。廣成子又往西方極樂之鄉來,縱金光,一日到了西方勝境,比昆侖山大不相同。怎見得,有贊為證,贊曰:
寶焰金光映日明,異香奇彩更微精。
七寶林中無窮景,八德池邊落瑞瓔。
素品仙花人罕見,笙簧仙樂耳更清。
西方勝界真堪羨,真乃蓮花瓣里生。
話說廣成子站立多時,見一童子出來,廣成子曰:“那童子,煩你通報一聲,說廣成子相訪。”只見童子進去,不一時,童子出來,道:“有請。”廣成子見一道人,身高丈六,面皮黃色,頭挽抓髻,向前稽首,分賓主坐下。道人曰:“道兄乃玉虛門下,久仰清風,無緣會晤;今幸至此,實三生有緣。”廣成子謝曰:“弟子因犯殺戒,今被殷郊阻住子牙拜將日期,今特至此,求借青蓮寶色旗,以破殷郊,好佐周王東征。”接引道人曰:“貧道西方乃清凈無為,與貴道不同,以花開見我,我見其人,乃蓮花之像,非東南兩度之客。此旗恐惹紅塵,不敢從命。”廣成子曰:“道雖二門,其理合一。以人心合天道,豈得有兩。南北東西共一家,難分彼此。如今周王是奉玉虛符命,應運而興,東西南北,總在皇王水土之內。道兄怎言西方不與東南之教同。古語云:‘金丹舍利同仁義,三教原來是一家。’”接引道人曰:“道人言雖有理,只是青蓮寶色旗染不得紅塵。奈何!奈何!”
二人正論之間,后邊來了一位道人,乃是準提道人。打了稽首,同坐下。準提曰:“道兄此來,欲借青蓮寶色旗,西岐山破殷郊;若論起來,此寶借不得。如今不同,變自有說。”乃對接引道人曰:“前番我曾對道兄言過:東南兩度,有三千丈紅氣沖空,與吾西方有緣;是我八德池中五百年花開之數。西方雖是極樂,其道何日得行于東南;不若借東南大教,兼行吾道,有何不可。況今廣成子道兄又來,當得奉命。”接引道人聽準提道人之言,遂將青蓮寶色旗付與廣成子。廣成子謝了二位道人,離西方往西岐而來。正是:
只為殷郊逢此厄,才往西方走一遭。
話說廣成子離了西方,不一日來到西岐,進相府來見燃燈,將西方先不肯借旗,被準提道人說了方肯的話說了一遍。燃燈曰:“事好了!如今正南用離地焰光旗,東方用青蓮寶色旗,中央用杏黃戊己旗,西方用素色云界旗,單讓北方與殷郊走,方可治之。”廣成子曰:“素色云界旗哪里有?”眾門人都想,想不起來,廣成子不樂。眾門人俱退。土行孫來到內里,對妻子鄧嬋玉說:“平空殷郊伐西岐,費了許多的事,如今還少素色云界旗,不知哪悰有?”只見龍吉公主在靜室中聽見,忙起身來問土行孫曰:“素色云界旗是我母親那里有。此旗一名‘云界’,一名‘聚仙’,但赴瑤池會,將此旗拽起,群仙俱知道,即來赴瑤池勝會,故曰‘聚仙旗’。此旗,別人去不得,須得南極仙翁方能借得來。”土行孫聞說,忙來至殿前,見燃燈道人,曰:“弟子回內室,與妻子商議,有龍吉公主聽見。彼言此旗乃西王母處有,名曰聚仙旗。”燃燈方悟,遂命廣成子往昆侖山來。廣成子縱金光至玉虛宮,立于麒麟崖。等候多時,有南極仙翁出來。廣成子把殷郊的事說了一遍。南極仙翁曰:“我知道了,你且回去。”廣成子回西岐。不表。且說南極仙翁即忙收拾,換了朝服,系了玎珰玉珮,手執朝笏,離了玉虛宮,足踏祥云,飄飄蕩蕩,鶴駕先行引導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:
祥云托足上仙行,跨鶴乘鸞上玉京。
福祿并稱為壽曜,東南常自駐行旌。
話說南極仙翁來到瑤池,落下云頭,見朱門緊閉,玉珮無聲;只見瑤池那些光景,甚是稀奇。怎見得,有贊為證,贊曰:
頂摩霄漢,脈插須彌。巧峰排列,怪石參差。懸崖下瑤草琪花;曲徑旁紫芝香蕙。仙猿摘果入桃林,卻似火焰燒金;白鶴棲松立枝頭,渾如花煙捧玉。彩鳳雙雙,青鸞對對。彩鳳雙雙,向日一鳴天下瑞;青鸞對對,迎風躍舞世間稀。又見黃澄澄琉璃瓦疊鴛鴦;明晃晃錦花磚鋪瑪瑙。東一行,西一行,盡是蕊宮珍闕;南一帶,北一帶,看不了寶閣瓊樓。云光殿上長金霞;聚仙亭下生紫霧。正是:金闕堂中仙樂動,方知紫府是瑤池。
說話南極仙翁俯伏金階,口稱:“小臣南極仙翁奏聞金母:應運圣主,鳴鳳岐山,仙臨殺戒,垂象上天;因三教并談,奉玉虛符命,按三百六十五度封神八部,雷、火、瘟、斗,群星列宿。今有玉虛副仙廣成子門人殷郊,有負師命,逆天叛亂,殺害生靈,阻撓姜尚不能前往,恐誤拜將日期。殷郊發誓,應在西岐而受犁鋤之厄。今奉玉虛之命,特懇圣母,恩賜聚仙旗,下至西岐,治殷郊以應愿言。誠惶誠恐,稽首頓首。具疏小臣南極仙翁具奏。”俯伏少時,只聽得仙樂一派。怎見得:
玉殿金門兩扇開,樂聲齊奏下瑤臺。
鳳銜丹詔離天府,玉敕金書降下來。
話說南極仙翁俯伏玉階,候降敕旨。只聞樂聲隱隱,金門開處,有四對仙女高捧聚仙旗,付與南極仙翁,曰:“敕旨付南極仙翁:周武當有天下,紂王穢德彰聞,應當絕滅,正合天心。今特敕爾聚仙旗前去,以助周邦,毋得延緩,有褻仙寶。速往。欽哉!望闕謝恩。”南極仙翁謝恩畢,離了瑤池。正是:
周主洪基年八百,圣人金闕借旗來。
話說南極仙翁離了瑤池,徑至西岐,有楊戩報入相府。廣成子焚香接敕,望闕謝恩畢。子牙迎接仙翁至殿中坐下,共言殷郊之事。仙翁曰:“子牙,吉辰將至,你等可速破了殷郊,我暫且告回。”眾仙送仙翁回宮。燃燈曰:“今有聚仙旗,可以擒殷郊。只是還少兩三位可助成功。”話猶未了,哪吒來報:“赤精子來至。”子牙迎至殿前。廣成子曰:“我與道兄一樣,遭此不肖弟子。”彼此嗟嘆。又報:“文殊廣法天尊來至。”見了子牙,口稱:“恭喜!”子牙答曰:“何喜可賀?連年征伐無休,日不能安食,夜不得安寢;怎能得靜坐蒲團,了悟無生之妙也!”燃燈道:“今日煩文殊道友,可將青蓮寶色旗往西岐山震地駐扎;赤精子用離地焰光旗在岐山離地駐扎;中央戊己乃貧道鎮守;西方聚仙旗須得武王親自駐扎。”子牙曰:“這個不妨。”隨即請武王至相府。子牙不提起擒殷郊之事,只說是:“請大王往岐山退兵,老臣同往。”武王曰:“相父吩咐,孤自當親往。”話說子牙掌聚將鼓,令黃飛虎領令箭,沖張山大轅門;鄧九公沖左糧道門;南宮適讻右糧道門;哪吒、楊戩在左;韋護、雷震子在右;黃天化在后;金木二吒、李靖父子三人掠陣。正是:
計就月中擒玉兔,謀成日里捉金烏。
子牙吩咐停當,先同武王往岐山,安定西方地位。
且說張山、李錦見營中殺氣籠罩,上帳見殷郊,言曰:“千歲,我等駐扎在此,不能取勝,不如且回兵朝歌,再圖后舉。千歲意下如何?”殷郊曰:“我不曾奉旨而來,待吾修本,先往朝歌,求援兵來至,料此一城有何難破?”張山曰:“姜尚用兵如神,兼有玉虛門下甚眾,亦不是小敵耳。”殷郊曰:“不妨。連吾師也懼吾番天印,何況他人!”三人共議至抵暮。有一更時分,只見黃飛虎帶領一枝人馬,點炮吶喊,殺進轅門;真是父子兵,一擁而進,不可抵擋。殷郊還不曾睡,只聽得殺聲大震,忙出帳,上馬拎戟,掌起燈籠火把。燈光內只見黃家父子殺進轅門。殷郊大呼曰:“黃飛虎,你敢來劫營,是自取死耳!”黃飛虎曰:“奉將令,不敢有違。”搖槍直取,殷郊手中戟急架忙迎。黃天祿、黃天爵、黃天祥等一裹而上,將殷郊圍在垓心。只見鄧九公帶領副將太鸞、鄧秀、趙升、孫焰紅沖殺左營;南宮適領辛甲、辛免、太顛、閎夭直殺進右營;李錦接住廝殺;張山戰住鄧九公。哪吒、楊戩搶入中軍,來助黃家父子。哪吒的槍只在殷郊前后心窩、兩脅內亂刺;楊戩的三尖刀只在殷郊頂上飛來。殷郊見哪吒登輪,先將落魂鐘對哪吒一晃,哪吒全然不理。祭番天印打楊戩,楊戩有八九玄功,迎風變化,打不下馬來。故此殷郊著忙。夤夜交兵,苦殺了成湯士卒!
只因為主安天下,馬死人亡滿戰場。
話說哪吒祭起一塊金磚,正中殷郊的落魂鐘上,只打得霞光萬道。殷郊大驚。南宮適斬了李錦,也殺到中營來助戰。張山與鄧九公大戰,不防孫焰紅噴出一口烈火,張山面上被火燒傷,鄧九公趕上一刀,劈于馬下。九公領眾將官也沖殺至中軍,重重疊疊把殷郊圍住,槍刀密匝,劍戟森羅,如銅墻鐵壁。殷郊雖然是三首六臂,怎經得起這一群狼虎英雄!俱是“封神榜”上惡曜。又經得雷震子飛在空中,使開金棍刷將下來。殷郊見大營俱亂,張山、李錦皆亡,殷郊見勢頭不好,把落魂鐘對黃天化一晃,黃天化翻下玉麒麟來。殷郊乘此走出陣來,往岐山逃遁。眾將官鳴鑼擂鼓,追趕三十里方回。黃飛虎督兵進城,俱進相府,候子牙回兵。
且說殷郊殺到天明,只剩有幾個殘兵敗卒。殷郊嘆曰:“誰知如此兵敗將亡!俺如今且進五關,往朝歌見父借兵,再報今日之恨不遲。”因策馬前行。忽見文殊廣法天尊站立前面而言曰:“殷郊,今日你要受犁鋤之厄!”殷郊欠身,口稱:“師叔,弟子今日回朝歌,老師為何阻吾去路?”文殊廣法天尊曰:“你入羅網之中,速速下馬,可赦你犁鋤之苦。”殷郊大怒,縱馬搖戟,直取天尊,天尊手中劍急架忙迎。殿下心慌,祭起番天印來。文殊廣法天尊忙將青蓮寶色旗招展。好寶貝:白氣懸空,金光萬道,現一粒舍利子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,詩曰:
萬道金光隱上下,三乘玄妙入西方。
要知舍利無窮妙,治得番天印渺茫。
文殊廣法天尊展動此寶,只見番天印不能落將下來。殷郊收了印,往南方離地而來。忽見赤精子在呼曰:“殷郊,你有負師言,難免出口發誓之災!”殷郊情知不殺一場也不得完事,催馬搖戟來刺赤精子。赤精子曰:“孽障!你兄弟一般,俱該如此,乃是天數,俱不可逃。”忙用劍架戟,殷郊復祭番天印就打。赤精子展動離地焰光旗。此寶乃玄都寶物,按五行奇珍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,詩曰:
鴻濛初判道精微,產在離宮造化機。
今日岐山開展處,殷郊難免血沾衣。
赤精子展開此寶,番天印只在空中亂滾,不得下來。殷郊見如此光景,忙收了印,往中央而來。燃燈道人叫殷郊曰:“你師父有一百張犁鋤候你!”殷郊聽罷著慌,口稱:“老師,弟子不曾得罪與眾位師尊,為何各處逼迫?”燃燈曰:“孽障!你發愿對天,出口怎免。”殷郊乃是一位惡神,怎肯干休,便氣沖斗牛,直取過來。燃燈口稱:“善哉!”將劍架戟,未及三合,殷郊發印就打。燃燈展開了杏黃旗。此寶乃玉虛宮奇珍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,詩曰:
執掌昆侖按五行,無窮玄法使人驚。
展開萬道金光現,致使殷郊性命傾。
殷郊見燃燈展開杏黃旗,就有萬朵金蓮現出,番天印不得下來,恐被他人收去了,忙收印在手。忽然望正西上一看,見子牙在龍鳳幡下。殷郊大叱一聲:“仇人在前,豈可輕放!”縱馬搖戟,大呼:“姜尚!吾來也!”武王見一人三首六臂,搖戟而來,武王曰:“嚇殺孤家!”子牙曰:“不妨,來者乃殷郊殿下。”武王曰:“既是當今儲君,孤當下馬拜見。”子牙曰:“今為敵國,豈可輕易相見,老臣自有道理。”武王看殷郊來得勢如山倒一般,滾至面前,也不答話,直一戟刺來有聲。子牙劍急架忙迎。只一合,殷郊就祭印打來。子牙急展聚仙旗。此乃瑤池之寶,只見氤氳遍地,一派異香,籠罩上面,番天印不得下來。怎見得,有詩為證,詩曰:
五彩祥云天地迷,金光萬道吐虹霓。
殷郊空用番天印,咫尺犁鋤頂上擠。
子牙見此旗有無窮大法,番天印當作飛灰,子牙把打神鞭祭起來打殷郊。殷郊著忙,抽身望北面走。燃燈遠見殷郊已走坎地,發一雷聲,四方吶喊,鑼鼓齊鳴,殺聲大震。殷郊催馬向北而走。四面追趕,把殷郊趕得無路可投,往前行山徑越窄。殷郊下馬步行,又聞后面追兵甚急,對天祝曰:“若吾父王還有天下之福,我這一番天印把此山打一條路徑而出,成湯社稷還存;如打不開,吾今休矣。”言罷,把番天印打去。只見響一聲,將山打出一條路來。殷郊大喜曰:“成湯天下還不能絕。”便往山路就走。只聽得一聲炮響,兩山頭俱是周兵卷上山頂來,后面又有燃燈道人趕來。殷郊見左右前后俱是子牙人馬,料不能脫得此難,忙藉土遁,往上就走。殷郊的頭方冒出山尖,燃燈道人便用手一合,二山頭一擠,將殷郊的身子夾在山內,頭在山外。不知性命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 


上一回:第六十四回 羅宣火焚西岐城
下一回:第六十六回 洪錦西岐城大戰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