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回 土行孫盜騎陷身

  詩曰:
余化恃強自喪身,師尊何苦費精神。
因燒土行反招禍,為惹懼留致起嗔。
北海初沉方脫難,捆仙再縛豈能徇!
從來數定應難解,已是封神榜內人。
話說余化得勝回營。至次日,又來周營搦戰。探馬報入中軍。子牙問:“誰人出馬?”有雷震子應曰:“愿往。”提棍出營,見余化黃面赤髯,甚是兇惡,問曰:“來者可是余化?”余化大罵:“反國逆賊!你不認得我麼!”雷震子大怒,把二翅飛騰于空中,將黃金棍劈頭打來,余化手中戟赴面交還。一個在空中用力,一個在獸上施威。雷震子金棍刷來,如泰山一般。余化望上招架費力,略戰數合,忙祭起化血刀來,把雷震子風雷翅傷了一刀。幸而原是兩枚仙杏化成風雷二翅,今中此刀,尚不至傷命,跌在塵埃,敗進行營,來見子牙。子牙又見傷了雷震子,心中甚是不樂。次日,有報馬報入中軍:“有余化搦戰。”子牙曰:“連傷二人,若癡呆一般,又不做聲,只是寒顫;且懸‘免戰牌’出去。”軍政官將“免戰牌”起。余化見周營北“免戰牌”,掌鼓回營。只見次日,有督糧官楊戩至轅門,見“免戰”二字,楊戩曰:“從三月十五日拜將之后,將近十月,如今還在這里,尚不曾取成湯寸土,連忙北‘免戰牌’……”心中甚是疑惑,“……且見了元帥,再做道理。”探馬報入中軍:“啟元帥:有督糧官楊戩候令。”子牙曰:“令來。”
楊戩上帳,參謁畢,稟曰:“弟子催糧,應付軍需,不曾違限,請令定奪。”子牙曰:“兵糧足矣;其如戰不足何!”楊戩曰:“師叔且將‘免戰牌’收了,弟子明日出兵,看其端的,自有處治。”子牙在中軍與眾人正議此事,左右報:“有一道童來見。”子牙曰:“請來。”少時,至帳前,那童子倒身下拜曰:“弟子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門下。師兄哪吒有厄,命弟子背上山去調理。”子牙即將哪吒交與金霞童子,背往乾元山去了。不表。且說楊戩見雷震子不做聲,只是顫,看刀刃中血水如墨。楊戩觀看良久,“此乃是毒物所傷。”楊戩啟子牙:“去了‘免戰牌’。”子牙傳令:“去了‘免戰牌’。”次日,汜水關哨馬報入關中:“周營已去‘免戰牌’。”余化聽得,遂上了金睛獸出關,來至營前搦戰。哨馬報入中軍:“關內有將討戰。”正是:
常勝不知終有敗,周營自有妙人來。
話說余化至營前搦戰,楊戩稟過子牙,忙提三尖刀出營。見余化光景,是左道邪說之人,楊戩大叫曰:“來者莫非余化麼?”余化曰:“然也。爾通名來。”楊戩曰:“吾乃姜元帥師侄楊戩是也。”縱馬搖三尖刀飛來直取,余化手中戟赴面交還。兩馬相交,一場大戰。未及二十馀合,余化祭起化血神刀,如閃電飛來。楊戩運動八九玄功,將元神遁出,以左肩迎來,傷了一刀,也大叫一聲,敗回行營,看是什麼毒物,來見子牙。子牙問曰:“你會余化如何?”楊戩曰:“弟子見他神刀厲害,仗吾師道術,將元神遁出,以左臂迎他一刀,畢竟看不出他的果是何毒。弟子且往玉泉山金霞洞去一遭。”子牙許之。楊戩借土遁往玉泉山來,到了金霞問,進洞見師父,拜罷,玉鼎真人問曰:“楊戩,你此來有什麼話說?”楊戩對曰:“弟子同師叔進兵汜水關,與守關將余化對敵。彼有一刀,不知何毒,起先雷震子被他傷了一刀,只是寒顫,不能做聲;弟子也被他傷了一刀,幸賴師父玄功,不曾重傷,然不知果是何毒物。”玉鼎真人忙令楊戩將刀痕來看,真人見此刀刃,便曰:“此乃是化血刀所傷。但此刀傷了,見血即死。幸雷震子傷的兩枚仙杏,你又有玄功,故爾如此;不然,皆不可活。”楊戩聽得,不覺大驚,忙問曰:“似此將何術解救?”真人曰:“此毒連我也不能解。此刀乃是蓬萊島一氣仙余元之物。當時修煉時,此刀在爐中,有三粒神丹同煉的。要解此毒,非此丹藥,不能得濟。”真人沉思良久,乃曰:“此事非你不可。”附耳,“……如此如此方可。”楊戩大喜,領了師父之言,離了玉泉山往蓬萊島而來。正是:
真人道術非凡品,咫尺蓬萊見大功。
話說楊戩借土遁往蓬萊島而來,前至東海。好個海島,異景奇花,觀之不盡。怎見得海水平波,山崖錦砌,正所謂蓬萊景致與天闕無差。怎見得好山,有贊為證:
勢鎮東南,源流四海,汪洋潮涌作波濤,滂渤山根成碧闕。蜃樓結彩,化為人世奇觀;蛟孽興風,又是滄溟幻化。丹山碧樹非凡,玉宇瓊宮天外。麟鳳優游,自然仙境靈胎;鸞鶴翱翔,豈是人間俗骨。琪花四季吐精英,瑤草千年呈瑞氣。且慢說青松翠柏常春;又道是仙桃仙果時有。修竹拂云留夜月,藤蘿映日舞清風。一溪瀑布時飛雪,四面丹崖若列星。正是:百川澮注擎天柱,萬劫無移大地根。
話說楊戩來至蓬萊島,看罷蓬萊景致,仗八九玄功,將身變成七首將軍余化,徑進蓬萊島來。見了一氣仙余元,倒身下拜。余元見余化到此,乃問曰:“你來做什麼?”余化曰:“弟子奉師父之命,去汜水關協同韓總兵把守關隘,不意姜尚兵來,弟子見頭一陣,刀傷了哪吒,第二陣傷了雷震子,第三陣恰來了姜子牙師侄楊戩,弟子用刀去傷他,被他一指,反把刀指回來,將弟子傷了肩臂,望老師慈悲救拔。”一氣仙余元曰:“有這等事?他有何能,敢指回我的寶刀?但當時煉此寶,在爐中分龍虎,定陰陽,同煉了三粒丹藥,我如今將此丹留在此間也無用,你不若將此丹藥取了去,以備不虞。”余元遂將丹遞與余化。余化叩頭,“謝老師天恩。”忙出洞來,回周營。不表。有詩單贊楊戩玄功變化之妙:
悟到功成道始精,玄中玄妙有無生。
蓬萊枉秘通靈藥,汜水徒勞化血兵。
計就騰挪稱幻圣,裝成奇巧盜英明。
多因福助周文武,一任奇謀若浪萍。
話說楊戩得了丹藥,徑回周營。且說一氣仙余元把藥一時俱與了余化,靜坐思忖:“楊戩有多大本領,能指回我的化血刀?若余化被刀傷了,他如何還到得這里?其中定有緣故。”余元掐指一算,大叫曰:“好楊戩匹夫!敢以變化玄功盜吾丹藥,欺吾太甚!”余元大怒,上了金眼駝,來趕楊戩。楊戩正往前行,只聽得后面有風聲趕至,楊戩已知余元來趕,忙把丹藥放在囊中,暗祭哮天犬存在空中。余元只顧趕楊戩,不知暗算難防,余元被哮天犬夾頸子一口。正是此犬:
牙如鋼劍傷皮肉,紅袍拉下半邊來。
余元不曾提防暗算,被犬一口,把大紅白鶴衣扯了半邊。余元又吃了大虧,不能前進,“吾且回去,再整頓前來,以復此仇。” 話說子牙正在營中納悶,只見左右來報:“有楊戩等令。”子牙傳令:“令來。”楊戩至帳前,見子牙,備言前事,盜丹而回。子牙大喜,忙取丹藥救雷震子;又遣木吒往乾元山,送此藥與哪吒調理。次日,楊戩往關下搦戰。探事官報入帥府:“周營中有將討戰。”韓榮忙令余化出戰。余化上了金睛獸,拎戟出關。楊戩大呼曰:“余化,前日你用化血刀傷我,幸吾煉有丹藥,若無丹藥,幾中汝之奸計也。”余化暗思:“此丹乃一爐所出,焉能周營中也有此丹?若此處有這丹,此刀無用。”催開金睛獸,大戰楊戩。二馬相交,刀戟并舉,二將酣戰三十馀合。正殺之間,雷震子得了此丹,即時全好了,心中大怒,竟飛出周營,大喝曰:“好余化!將惡刀傷吾,若非丹藥,幾至不保。不要走,吃我一棍,以泄此恨!”拎起黃金棍,劈頭刷來。余化將手中戟架棍。楊戩三尖刀來得又勇,余化被雷震子一棍打來,將身一閃,那棍正中金睛獸,把余化掀翻下地,被楊戩復一刀,結果了性命。正是:
一腔左術全無用,枉做成湯梁棟材。
楊戩斬了余化,掌鼓回營,見子牙報功。不表。
且說韓榮聞余化陣亡,大驚:“此事怎好!前日遣官往朝歌去,命又不下;今無人協同守此關隘,如何是好!”正議間,余元乘了金睛五云駝,至關內下騎,至帥府前,令門官通報。眾軍官見余元好歔惡,忙報韓榮。韓榮傳令:“請來。”道人進帥府,韓榮迎接余元。只見他生得面如藍靛,赤發獠牙,身高一丈七八,凜凜威風,二目目光冒出。韓榮降階而迎,口稱:“老師。”請上銀安殿。韓榮下拜,問曰:“老師是哪座名山?何處洞府?”一氣仙余元曰:“楊戩欺吾太甚,盜丹殺我弟子余化。貧道是蓬萊島一氣仙余元是也;今特下山,以報此仇。”韓榮聞說大喜,治酒管待。次日,余元上了五云駝,出關至周營,坐名要子牙答話。報馬報入中軍:“汜水關有一道人請元帥答話。”子牙傳令:“擺隊伍出營。”左右分五岳門人,一騎當先。只見一位道人,生的十分歔惡。怎見得:
魚尾冠,金嵌成;大紅服,云暗生。面如藍靛獠牙冒,赤發紅形古怪形。絲絳飄火焰,麻鞋若水晶。蓬萊島內修仙體,自在逍遙得至清。位在監齋成神道,一氣仙名舊有聲。
話說子牙至軍前問曰:“道者請了。”余元道:“姜子牙,你叫出楊戩來見我。”子牙曰:“楊戩催糧去了,不在行營。道者,你既在蓬萊島,難道不知天意。今成湯傳位六百馀年,至紂王無道,暴棄天命,肆行歔惡,罪惡貫盈,天怒人怨,天下叛之。我周應天順人,克修天道,天下歸周。今奉天之罰,以觀政于商,爾何得阻逆天吏,自取滅亡哉!道者,你不觀余化諸人皆是此例,他縱有道術,豈能扭轉天命耶!”余元大怒曰:“總是你這一番妖言惑眾!若不殺你,不足以絕禍根!”催開五云駝,仗寶劍直取子牙,子牙手中劍赴面交還。左有李靖,右有韋護,各舉兵器,前來助戰。四人只為無名火起,眼前要定雌雄。余元的寶劍光華灼灼;子牙劍彩色輝輝;李靖刀寒光燦燦;韋護杵殺氣騰騰。余元坐在五云駝上,把一尺三寸金光銼祭在空中,來打子牙。子牙忙展杏黃旗,現出有千朵金蓮,擁護其身。余元忙收了金光銼,復祭起來打李靖。不防子牙祭起打神鞭來,一鞭正中余元后背,只打的三昧真火噴出丈馀遠近。李靖又把余元腿上一槍。余元著傷,把五云駝頂上一拍,只見那金眼駝四足起金光而去。子牙見余元著傷而走,收兵回營。不表。
且說土行孫催糧來至,見子牙會兵,他暗暗的瞧見余元的五云駝四足起金光而去,土行孫大喜:“我若得此戰騎,催糧真是便益。”當時子牙回營升帳,忽報:“土行孫等令。”子牙傳令:“令來。”土行孫至帳前,交納糧數,不誤限期。子牙曰:“催糧有功,暫且下帳少憩。”土行孫下帳,來見鄧嬋玉,夫妻共語,說:“余化把刀傷了哪吒,哪吒往乾元山養傷痕去了。”土行孫至晚,對鄧嬋玉曰:“我方才見余元坐騎,四足旋起金光,如云霓縹緲而去,妙甚,妙甚!我今夜走去,盜了他的來,騎著催糧,有何不可?”鄧嬋玉曰:“雖然如此,你若要去,須稟知元帥,方可行事,不得造次。”土行孫曰:“與他說沒用,總是走去便來,何必又多一番唇舌?”當時掞妻計較停當。將至二更,土行孫把身子一扭,徑進汜水關,來到帥府里。土行孫見余元默運元神,土行孫在地下,往上看他,道人目似垂簾,不敢上去,只得等候。
卻言余元默運元神,忽然心血潮來,余元暗暗掐指一算,已知土行孫來盜他的坐騎。余元把陽神出竅,少刻,鼻息之聲如雷。土行孫在地下聽見鼻息之聲,大喜曰:“今夜定然成功。”將身子鉆了上來,拖著鐵棍,又見廊下拴著五云駝。土行孫解了韁繩,牽到丹墀下,挨著馬臺扒上去,試驗試驗,然后又扒將下來。將這鑌鐵棍執在手里,來打余元,照余元耳門上一下,只打得七竅中三昧火冒出來,只是不動;復打一棍,打得余元只不作聲。土行孫曰:“這潑道,真是頑皮!吾且回去,明日再做道理。”土行孫上了五云駝,把他頂上拍了一下,那獸四足就起金云,飛在空中。土行孫心下十分歡喜。正是:
歡喜未來災又至,只因盜物惹非殃。
且說土行孫騎著五云駝,只在關里串,不得出關去。土行孫曰:“寶貝,你還出關去!”話猶未了,那五云駝便落將下地來。土行孫方欲下駝,早被余元一把抓住頭發,拎著他,不令他挨地,大叫曰:“拿住偷駝的賊了!”驚動一府大小將官,掌起火把燈球。韓榮升了寶殿,只見余元高高的把土行孫拎著。韓榮燈光下見一矮子,“老師拎著他做什麼?放下他來罷了。”余元曰:“你不知他會地行之術,但沾了地,他就去了。”韓榮曰:“將他如何處治?”余元曰:“你把俺蒲團下一個袋兒取來,裝著這孽障,用火燒死他,方絕禍患。”韓榮取了袋兒裝起來。余元叫:“搬柴來。”少時間,架起柴來,把如意乾坤袋燒著。土行孫在火里大叫曰:“燒死我也!”好火!怎見得,有詩為證:
細細金蛇遍地明,黑煙滾滾即時生。
燧人出世居離位,炎帝騰光號火精。
山石逢時皆赤土,江湖偶遇盡枯平。
誰知天意歸周主,自有真仙渡此驚。
話說余元燒土行孫,命在須臾。也是天數,不該如此。只見懼留孫正坐蒲團默養元神,見白鶴童子來至曰:“奉師尊玉旨,命師兄去救土行孫。”懼留孫聞命,與白鶴童子分別,借著縱地金光法來至汜水關里。見余元正燒乾坤袋,懼留孫使一陣旋窩風,往下一坐,伸下手來,連如意乾坤袋提將去了。余元看見一陣風來,又見火勢有景,余元掐指一算:“好懼留孫!你救你的門人,把我如意乾坤袋也拿了去!我明日自有處治。”且說懼留孫將土行孫救出火焰之中,土行孫在內自覺得不熱,不知何故。懼留孫來至周營。那夜是南宮適巡外營,時至三更盡,南宮適問曰:“是什麼人?”懼留孫曰:“是我。快通報子牙,我來也。”南宮適向前看,知是懼留孫,忙傳云板。子牙三鼓時分起來,外邊傳入帳中:“有懼留孫在轅門。”
子牙忙出迎接,見懼留孫拎著一個袋子,至軍前打稽首坐下。子牙曰:“道兄夤夜至此,有何見諭?”懼留孫曰:“土行孫有火難,特來救之。”子牙大驚:“土行孫昨日催糧方回,其災如何得至?”懼留孫把如意袋兒打開,放出土行孫來,問其詳細,土行孫把盜五云駝的事說了一遍。子牙大怒曰:“你要做此事,也該報我知道,如何違背主帥,暗行辱國之事?今若不正軍法,諸將效尤,將來營規必亂。傳刀斧手,將土行孫斬首號令!”懼留孫曰:“土行孫不遵軍令,暗行進關,有辱國體,理宜斬首;只是用人之際,暫且待罪立功。”子牙曰:“若不是道兄求免,定當斬首。”令左右:“且與我放了。”土行孫謝了師父,又謝過子牙。一夜周營中未曾安靜。
次日,只見一氣仙余元出關來至周營,坐名只要懼留孫。懼留孫曰:“他來只為如意乾坤袋,我不去會他。你只須如此,自可擒此潑道也。”懼留孫與子牙計較停當,子牙點炮出營。余元一見子牙,大呼曰:“只叫懼留孫來會我!”子牙曰:“道友,你好不知天命!據道友要燒死那土行孫,自無逃躲,豈知有他師父來救他,正所謂有福之人,縱千方百計而不能加害;無福之人遇溝壑而喪其軀。此豈人力所能哉!”余元大怒曰:“巧言匹夫尚敢為他支吾!”催開五云駝,使寶劍來取。子牙坐下四不相,手中劍赴面相迎。二獸相交,雙劍并舉,兩家一場大戰。怎見得,有詞為證:
凜凜征云萬丈高,軍兵擂鼓把旗搖。一個是封神都領袖,一個是監齋名姓標。這個正道奉天滅紂王,那個是無福成仙自逞高。這個是六韜之內稱始祖,那個是惡性兇心怎肯饒。自來有福催無福,天意循還怎脫逃。
話說子牙大戰余元,未及十數合,被懼留孫祭捆仙繩在空中,命黃巾力士半空將余元拿去,只有五云駝跳進關中。子牙與懼留孫將余元拿至中軍。余元曰:“姜尚,你雖然擒我,看你將何法治我!”子牙令李靖:“斬訖報來!”李靖領令,推出轅門,將寶劍斬之。一聲響,把寶劍砍缺有二指。李靖回報子牙,備言殺不得之事,說了一遍。子牙親自至轅門,命韋護祭降魔杵打,只打得騰騰煙出,烈烈火飛。余元作歌曰:
君不見,天皇得道將身煉。修仙養道碧游宮,坎虎離龍方出現。五行隨我任心游,四海三江都走遍。頂金頂玉秘修成,曾在爐中仙火煅。你今斬我要分明,自古一劍還一劍,漫道馀言說不靈。
余元作歌罷,子牙心下十分不樂,與懼留孫共議:“如今放不得余元,且將他囚于后營,等取了關再做區處。”懼留孫曰:“子牙,你可命匠人造一鐵柜,將余元沉于北海,以除后患。”子牙命鐵匠急造,鐵柜已成,將余元放在柜內。懼留孫命黃巾力士抬定了,往北海中一丟,沉于海底。黃巾力士回覆懼留孫法旨。不表。
且說余元入于北海之中,鐵柜亦是五金之物,況又丟在水中,此乃金水相生,反助了他一臂之力。余元借水遁走了,徑往碧游宮紫芝崖下來。余元被捆仙繩捆住,不得見截教門人傳與掌教師尊。忽聽得一個道童,唱道情而來,詞曰:
山遙水遙,隔斷紅塵道。粗袍敝袍,袖里乾坤倒。日月肩挑,乾坤懷抱。常自把煙霞嘯傲,天地逍遙。龍降虎伏道自高,紫霧護新巢,白云做故交。長生不老,只在壺中一覺。
話說余元大呼曰:“哪一位師兄,來救我之殘喘!”水火童兒見紫芝崖下一道者,青面紅發,巨口獠牙,捆在那里,童兒問曰:“你是何人,今受此厄?”余元曰:“我乃是金靈圣母門下,蓬萊島一氣仙余元是也;今被姜子牙將我沉于北海,幸天不絕我,得借水遁,方能到得此間。望師兄與我通報一聲。”水火童兒徑來見金靈圣母備言余元一事。金靈圣母聞言大怒,急至崖前。不見還可,越見越怒。金靈圣母徑進宮內,見通天教主行禮畢,言曰:“弟子一事啟老師:人言昆侖門下欺滅吾教,俱是耳聽;今將一氣仙余元,他得何罪,竟用鐵柜沉于北海;幸不絕生,借水遁逃至于紫芝崖。望老師大發慈悲,救弟子等體面。”通天教主曰:“如今在哪里?”金靈圣母曰:“在紫芝崖。”通天教主吩咐:“抬將來。”少時,將余元抬至宮前。
碧游宮多少截教門人,看見余元,無不動氣。只見金鐘聲響,玉磬齊鳴,掌教師尊來至,到了宮前,一見諸大弟子,齊言:“闡教門人欺吾教太甚!”教主看見余元這等光景,教主也覺得難堪,先將一道符印對余元身上,教主用手一彈,只見捆仙繩吊下來。古語云:“圣人怒發不上臉。”隨命余元:“跟吾進宮。”教主取一物與余元,曰:“你去把懼留孫拿來見我,不許你傷他。”余元曰:“弟子知道。”正是:
圣人賜與空心鎖,只恐皇天不肯從。
話說余元得了此寶,離了碧游宮,借土遁而來。行得好快,不須臾,已至汜水關。有報事馬報入關中:“有余道長到了。”韓榮降階迎接到殿,欠身言曰:“聞老師失利,被姜尚所擒,使末將身心不安。今得睹天顏,韓榮不勝幸甚!”余元曰:“姜尚用鐵柜把我沉于北海,幸吾借小術到吾師尊那所在,借得一件東西,可以成功。可將吾五云駝收拾,打點出關,以報此恨。”余元遂上騎,至周營轅門,坐名只要懼留孫。報馬報入中軍:“啟元帥:余元搦戰,只要懼留孫。”幸而懼留孫不曾回山。子牙大驚,忙請懼留孫商議。懼留孫曰:“余元沉海,畢竟借水遁潛逃至碧游宮,想通天教主必定借有奇寶,方敢下山。子牙,你還與他答話,待吾再擒他進來,且救一時燃眉之急。若是他先祭其寶,則吾不能支耳。”子牙曰:“道兄言之有理。”子牙傳令:“點炮。”帥旗展動,子牙至軍前。余元大呼曰:“姜子牙,我與你今日定見雌雄!”催開五云駝,惡狠狠飛來直取。姜子牙手中劍赴面交還。只一合,懼留孫祭起捆仙繩,命黃巾力士:“將余元拿下!”只聽得一聲響,又將余元平空拿去了。正是:
秋風未動蟬先覺,暗送無常死不知。
余元不提防暗中下手,子牙見拿了余元,其心方安。進營,將余元放在帳前。子牙與懼留孫共議:“若殺余元,不過五行之術,想他俱是會中人,如何殺得他?倘若再走了,如之奈何!”正所謂“生死有定,大數難逃”。余元正應“封神榜”上有名之人,如何逃得。子牙在中軍正無法可施,無籌可展,忽然報:“陸壓道人來至。”子牙同懼留孫出營相接。至中軍,余元一見陸壓,只嚇得仙魂縹緲,面似淡金,余元悔之不及。余元曰:“陸道兄,你既來,還求你慈悲我,可憐我千年道行,苦盡功夫。從今知過必改,再不敢干犯西兵。”陸壓曰:你逆天行事,天理難容,況你是封神榜上之人,我不過代天行罰。正是:
不依正理歸邪理,仗你胸中道術高。
誰知天意扶真主,吾今到此命難逃。
陸壓曰:“取香案。”陸壓香焚爐中,望昆侖山下拜,花籃中取出一個葫蘆,放在案上,揭開葫蘆蓋,里邊一道白光如線,起在空中,現出七寸五分橫在白光頂上,有眼有翅。陸壓口里道:“寶貝請轉身!”那東西在白光之上連轉三四轉,可憐余元斗大一顆首級落將下來。有詩單道斬將封神飛刀,有詩為證:
先煉真元后運功,此中玄妙配雌雄。
惟存一點先天訣,斬怪誅妖自不同。
話說陸壓用飛刀斬了余元,他一靈已進封神臺去了。子牙欲要號令,陸壓曰:“不可。余元原有仙體,若是暴露,則非禮矣。用土掩埋。”陸壓與懼留孫辭別歸山。
且說韓榮打聽余元已死,在銀安殿與眾將共議曰:“如今余道長已亡,再無可敵周將者。況兵臨城下,左右關隘俱失與周家,子牙麾下俱是道德術能之士,終不得取勝。欲要招降,不忍負成湯之爵位;如不歸降,料此關難守,終被周人所擄。為今之計,奈何,奈何!”旁有偏將徐忠曰:“主將既不忍有負成湯,決無獻關之理。吾等不如將印綬在殿庭,文冊留與府庫,望朝歌拜謝皇恩,棄官而去,不失盡人臣之道。”韓榮聽說,俱從其言,遂傳令眾軍士:“將府內資重之物,打點上車。”欲隱跡山林,埋名丘壑。此時眾將官各自去打點起行。韓榮又命家將搬運金珠寶玩,扛抬細軟衣帛,紛紜喧嘩,忽然驚動韓榮二子,在后園中設造奇兵,欲拒子牙。弟兄二人聽得家中紛紛然哄亂,走出庭來,只見家將扛抬箱籠,問其緣故,家將把棄關的話說了一遍。二人聽罷,“你們且住了,我自有道理。”二人齊來見父親。不知兇吉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 


上一回:第七十四回 哼哈二將顯神通
下一回:第七十六回 鄭倫捉將取汜水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