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回 鄧芮二侯歸周主

  詩曰:
西山日落景寥寥,大廈將傾借小條。
卞吉無辜遭屈死,歐陽熱血染霞綃。
奸邪用事民生喪,妖孽頻興社稷搖。
可惜成湯先世業,輕輕送入往來潮。
話說歐陽淳被一干周將圍在垓心,只殺得盔甲歪斜,汗流浹背,自料抵擋不住,把馬跳出圈子,敗進關中去了,緊閉不出。子牙在轅門又見折了雷震子,心下十分不樂。且說歐陽淳敗進關來,忙升殿坐下,見卞吉打傷,吩咐他且往私宅調養,一面把雷震子且送下監中,修告急文書往朝歌求救。差官在路上,正是春盡夏初時節,怎見得一路上好光景,有詩為證,詩曰:
清和天氣爽,池沼芰荷生。
梅逐雨余熟,麥隨風里成。
草香花落處,鶯老柳枝輕。
江燕攜雛習,山雞哺子鳴。
斗南當日永,萬物顯光明。
話說差官在路,不分曉夜,不一日進了朝歌,在館驛安歇。次日,將本赍進午門,至文書房投遞。那日是中大夫惡來看本。差官將本呈上。惡來接過手,正看那本,只見微子啟來至,惡來將歐陽淳的本遞與微子啟看,微子啟大驚:“姜尚兵至臨潼關下,敵兵已臨咫尺之地,天子尚高臥不知。奈何!奈何!”遂抱本往內庭見駕。紂王正在鹿臺與三妖飲膳,當駕官啟駕:“有微子啟候旨。”紂王曰:“宣來。”微子啟至臺上見禮畢,王曰:“皇兄有何奏章?”微子啟奏曰:“姜尚造反,自立姬發,興兵作叛,糾合諸侯,妄生禍亂,侵占疆土,五關已得四關,大兵現屯臨潼關下,損兵殺將,大肆狂暴,真累卵之危,其禍不小。守關主將具疏告急,乞陛下以社稷為重,日親政事,速賜施行,不勝幸甚!”微子啟將表呈上。紂王接表,看罷,大驚曰:“不意姜尚作難肆橫,竟克朕之四關也。今不早治,是養癰自患也。”遂傳旨上殿。左右當駕官施設龍車鳳輦,“請陛下發駕。”只見警蹕傳呼,天子御駕早至金鑾寶殿。掌殿官與金吾大將忙將鐘鼓齊鳴,百官端肅而進,不覺威儀一新。只因紂王有經年未曾臨朝,今一旦登殿,人心鼓舞如此。怎見得,有贊為證,贊曰:
煙籠鳳閣,香靄龍樓。光搖月扆動,云拂翠華流。侍臣燈,宮女扇,雙雙映彩;孔雀屏,麒麟殿,處處光浮。靜鞭三下響,衣冠拜冕旒。金章紫綬垂天象,管取江山萬萬秋。
話說紂王設朝,百官無不慶幸。朝賀畢,王曰:“姜尚肆橫,以下凌上,侵犯關隘,已壞朕四關,如今屯兵于臨潼關下。若不大奮乾綱以懲其侮,國法安在!眾卿有何策可退周兵?”言未畢,左班中閃出一位上大掞李通,出班啟奏曰:“臣聞‘君為元首,臣為股肱’。陛下平昔不以國事為重,聽讒遠忠,荒淫酒色,屏棄政事,以致天愁民怨,萬姓不保,天下思亂,四海分崩。陛下今日臨軒,事已晚矣。況今朝歌豈無智能之士,賢俊之人,只因陛下平日不以忠良為重,故今日亦不以陛下為重耳。即今東有姜文煥,況魂關晝夜無寧;南有鄂順,三山關攻打甚急;北有崇黑虎,陳塘關旦夕將危;西有姬發,兵叩臨潼關,指日可破:真如大廈將傾,一木焉能扶得。臣今不避斧鉞之誅,直言冒瀆天聽,乞速加整飭,以救危亡。如不以臣言為謬,臣舉保二臣,可先去臨潼關,阻住周兵,再為商議。愿陛下日修德政,去讒遠佞,諫行言聽,庶可少挽天意,猶不失成湯之脈耳。”王曰:“卿保舉何人?”李通曰:“臣觀眾臣之內,只有鄧昆、芮吉素有忠良之心,輔國實念,若得此二臣前去,可保無虞也。”紂王準奏,遂宣鄧昆、芮吉上殿。
不一時宣至殿前,朝賀畢,王曰:“今有上大掞李通奏卿忠心為國,特舉卿二人前去臨潼關協守。朕加爾黃鉞、白旄,特專閫外。卿當盡心竭力,務在必退周兵,以擒罪首。卿功在社稷,朕豈惜茅土以報卿哉。當領朕命。”鄧昆、芮吉叩首曰:“臣敢不竭駑駘之力以報陛下知遇之恩也。”紂王傳旨:“賜二卿筵宴,以見朕寵榮至意。”二臣叩頭,謝恩下殿。須臾,左右鋪上筵席,百官與二侯把盞。微子、箕子二位殿下也奉酒與二侯,哽咽言曰:“二位將軍,社稷安危,在此一行,全仗將軍扶持國難,則國家幸甚!”二侯曰:“殿下放心。臣平日之忠肝義膽,正報國恩于今日也,豈敢有負皇上委托之隆,眾大掞保舉之恩也。”酒畢,二人謝過二位殿下與眾官,次日起兵離了朝歌,徑往孟津渡黃河而來。按下不表。
且說土行孫催糧至轅門,看見一首幡,幡下卻是韋護的降魔杵,雷震子的黃金棍。土行孫不知其故,自思:“他二人兵器如何丟在此幡下?我且見了元帥,再來看其真實。”報馬報入中軍:“啟元帥:二運督糧官等令。”子牙傳令:“令來。”土行孫來至中軍,見子牙行禮畢,問曰:“弟子適才督糧至轅門外,見那關前豎一首幡,那幡下卻有韋護、雷震子兩件兵器在那幡下,不知何故?”子牙把卞吉的事說了一遍,土行孫不信:“豈有此理?”哪吒曰:“卞吉被吾打了一圈,這幾日俱不曾出來。”土行孫曰:“待吾去便知端的。”哪吒曰:“你不可去,果是那幡厲害。”土行孫只是不信。那時天色將晚,土行孫徑出營門,一頭往幡下來。方至幡下,便一交跌倒,不知人事。
周營哨馬報于子牙,子牙大驚。正無可計較,只見關上軍士見幡下睡著一個矮子,報與歐陽淳。歐陽淳命:“開關拿來。”不知若要拿人,只是卞吉的家將拿的,其余別人皆拿不得,到不得幡下去。彼時幾個軍士走至幡下,俱翻身跌倒,不醒人事。關上軍士看見,忙報主將。歐陽淳亦自驚疑,忙叫左右:“去請卞吉來。”卞吉此時在家調養傷痕,聞主帥來呼喚,只得勉強進府中。歐陽淳將前事告訴一遍,卞吉曰:“此小事耳。”命家將:“去把那矮子拿來,將眾人放了。”家將出關,將土行孫綁了,把眾軍士拖出幡外。眾人如醉方醒,各各揉眼擦面。一時將土行孫扛進關來,拿進府中。歐陽淳問曰:“你是何人?”土行孫曰:“我見幡下有一黃金棍,拿去家里耍子,不知就在那里睡著了。”卞吉在旁邊罵曰:“你這匹夫!怎敢以言語來戲弄我?”命左右:“拿去斬了!”眾軍士拿出前門,舉刀就斬,只見土行孫一扭,就不見了。正是:
地行妙術真堪羨,一晃全身入土中。
眾軍士忙進府中來報曰:“啟元帥:異事非常!我等拿此人,方才下手,那矮子把身一晃,就不見了。”歐陽淳與卞吉曰:“這個就是土行孫了,倒要仔細。”彼此驚異。不表。土行孫回營,來見子牙,曰:“果然此幡厲害,弟子至幡下就跌倒了,不知人事,若非地行之術,性命休矣。”次日,卞吉傷痕痊愈,領家將出關,至軍前搦戰。哨馬報入子牙,子牙問:“誰人出馬?”哪吒愿往,登風火輪,搖火尖槍出營來。卞吉見了仇人,也不答話,搖畫桿戟,劈面刺來,哪吒火尖槍分心就刺。一場大戰。怎見得,有贊為證,贊曰:
戰鼓殺聲揚,英雄臨戰場。紅旗如烈火,征夫四臂忙。這一個展開銀桿戟;那一個發動火尖槍。哪吒施威武;卞吉逞剛強。忠心扶社稷,赤膽為君王。相逢難下手,孰在孰先亡。
話說卞吉戰哪吒,又恐他先下手,把馬一撥,預先往幡下走來。看官:若論哪吒要往幡下來,他也來得;他是蓮花化身,卻無魂魄,如何來不得。只是哪吒天性乖巧,他猶恐不妙,便立住腳,看卞吉往幡下過去了,他便登回風火輪,自己回營。不表。
且說卞吉進關來見歐陽淳,言曰:“不才欲誆哪吒往幡下來,他狡猾不來趕我,自己回營去了。”歐陽淳曰:“似此奈何?”正議間,忽探馬報:“鄧、芮二侯奉旨前來助戰,請主將迎接。”歐陽淳同眾將出府來迎接。二侯忙下馬,攜手上銀安殿。行禮畢,二侯上坐,歐陽淳下陪。鄧昆問曰:“前有將軍告急本章進朝歌,天子看過,特命不才二人與將軍協守此關。今姜尚猖獗,所在授首,軍威已挫,似全不在戰之罪也。今臨潼關乃朝歌保障,與他關不同,必當重兵把守,方保無虞。連日將軍與周兵交戰,勝負如何?”歐陽淳曰:“初次副將卞金龍失利,幸其子卞吉有一幡,名曰幽魂白骨幡,全仗此幡,以阻周兵。一次拿了南宮適,二次拿了黃飛虎、黃明,三次拿了雷震子。”鄧昆曰:“拿的可是反五關的黃飛虎?”歐陽淳曰:“正是他了。”歐陽淳此回正是:
無心說出黃飛虎,咫尺臨潼屬子牙。
話說鄧昆問:“可是武成王黃飛虎?”歐陽淳曰:“正是。”鄧昆冷笑曰:“他今日也被你拿了,此將軍莫大之功也。”歐陽淳謙謝不已,鄧昆暗記在心。原來黃飛虎是鄧昆兩姨掞,眾將哪里知道。歐陽淳治酒管待二侯,眾將飲罷,各散。鄧昆至私宅,默思:“黃飛虎今已被擒,如何救他?我想天下八百諸侯,盡已歸周,此關大勢盡失,料此關焉能阻得他!不若歸周,此為上策。但不知芮吉何如?且待明日會過一戰,見機而作。”次日,二侯上殿,眾將參謁。芮吉曰:“吾等奉旨前來,當以忠心報國。速傳令,把人馬調出關會姜尚,早定雌雄,以免無辜葎炭。”歐陽淳曰:“將軍之言甚善。”令卞吉等關中點炮吶喊,人馬一齊出關。
鄧、芮二侯出了關外,見了幽魂白骨幡高懸數丈,阻住正道。卞吉在馬上曰:“啟上二位將軍:把人馬從左路上走,不可往幡下去,此幡不同別樣寶貝。”芮吉曰:“既去不得,便不可走。”軍士俱從左路至子牙營前,對左右探馬曰:“請武王、子牙答話。”哨馬報入中軍:“啟元帥:關中大勢人馬排開,請武王、元帥答話。”子牙曰:“既請武王答話,必有深意。”命中軍官速請武王臨陣。子牙傳令:“點炮吶喊。”寶纛旗磨動,轅門開處,鼓角齊鳴,周營中人馬齊出。怎見得,有贊為證。贊曰:
紅旗閃灼出軍中,對對英雄氣吐虹。
馬上將軍如猛虎,步下士卒似蛟龍。
騰騰殺氣沖霄漢,靄靄威光透九重。
金盔鳳翅光華吐,銀甲魚鱗瑞彩橫。
幞頭燦爛紅抹額,束發冠搖雉尾雄。
五岳門人多驍勇,哪吒正印是先鋒。
保周滅紂元戎至,殺法森嚴姜太公。
話說鄧、芮二侯在馬上見子牙出兵,威風凜凜,殺氣騰騰,別是一般光景;又見那三山五岳門人,一班兒齊齊整整;又見紅羅傘下,武王坐逍遙馬,左右有四賢、八俊,分于兩旁,怎見得武王生成的天子儀表非俗,有詩為證,詩曰:
龍鳳豐姿迥出群,神清氣旺帝王君。
三停勻稱金霞繞,五岳朝歸紫霧分。
仁慈相繼同堯舜,吊伐重光過夏殷。
八百十年開世業,特將時雨救如焚。
話說鄧、芮二侯在馬上大呼曰:“來者可是武王、姜子牙麼?”子牙曰:“然也。”因而問之:“二公乃是何人?”鄧昆曰:“吾乃鄧昆、芮吉是也。姜子牙,你想西周不以仁義禮智輔國四維,乃擅自僭稱王號,收匿叛亡,拒逆天兵,殺軍覆將,已罪在不赦;今又大肆猖獗,欺君罔上,忤逆不道,侵占天王疆土,意欲何為!獨不思‘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’,而敢簧惑天下后世之人心哉。”芮吉又指武王曰:“你先王素稱有德,雖羈囚羑里七年,更無一言怨尤,克守臣節。蒙紂王憐赦歸國,加以黃鉞、白旄,特專征伐,其洪恩德澤,可為厚矣。爾等當世世酬報,尚未盡涓涯之萬一。今父死未久,深聽姜尚妄語,尋事干戈,興無名之師,犯大逆之罪,是自取覆宗滅祀之禍,悔亦何及!今聽吾言,速反其干戈,退其關隘,擒其渠魁,獻俘商郊,爾自歸待罪,尚待爾以不死;不然,恐天子大奮乾綱,親率六師,大張天討,只恐爾等死無噍類矣。”
子牙笑曰:“二位賢侯只知守常之語,不知時務之說。古云:‘天命無常,惟有德者居之。’今紂王殘虐不道,荒淫酗暴,殺戮大臣,誅妻棄子,郊社不修,宗廟不享,臣下化之,朋家作仇,戕害百姓,無辜吁天,穢德彰聞,罪盈惡貫。皇天震怒,特命我周恭行天之討,故天下諸侯相率事周,會于孟津,觀政于商郊。二侯尚執迷不悟,猶以口舌相爭耶。以吾觀之,二侯如寄寓之客,不知誰為之主;宜速倒戈,棄暗投明,亦不失封侯之位耳。請自速裁。”鄧昆大怒,命卞吉:“拿此野叟!”卞吉縱馬搖戟,沖殺過來,旁有趙升使雙刀前來抵住。二人正接戰間,芮吉持刀也沖將過來,這邊孫焰紅使斧抵住。只見武吉摧開馬殺來助戰,旁邊惱了先行哪吒,登開風火輪,現三首八臂,沖殺過來,勢不可當。鄧昆見哪吒三頭八臂,相貌異常,只嚇得神魂飛散,急忙先走,傳令鳴金收兵,眾將各架住兵器。正是:
人言姬發過堯舜,云集群雄佐圣君。
話說鄧昆回兵進關,至殿前坐下,歐陽淳、卞吉等俱說姜尚用兵有法,將勇兵驍,門下又有許多三山五岳道術之士,難以取勝,俱各各諮嗟不已。歐陽淳只得治酒管待。至夜,各自歸于臥所。且說鄧昆至更深,自思:“如今天時已歸西周,紂王荒淫不道,諒亦不久。穇黃飛虎又是兩姨,被陷在此,使吾掣肘,如之奈何!且武王功德日盛,有龍鳳之姿,天日之表,真是應運之主。子牙又善用兵,門下又是些道術之客,此關豈能為紂王久守哉。不若歸周,以順天時,只恐芮吉不從,奈何!且俟明日以言挑他,看他意思何如,再為道理。”就思想了半夜。不說鄧昆已有意歸周,且表芮吉自與武王見陣,進關雖是吃酒,心上暗自沉吟:“人言武王有德,果然氣宇不同。子牙善能用兵,果然門下俱是異士。今三分天下,周有其二,眼見得此關如何守!不若獻關歸降,以免兵革之苦。只不知鄧昆心上如何,且慢慢將言語探他,便知虛實。”兩下里俱各有意。不題。
只見次日,二侯升殿坐下,眾將官參謁畢,鄧昆曰:“關中將寡兵微,昨日臨陣,果然姜尚用兵有法,所助者又是些道術之士。國事艱難,如之奈何?”卞吉曰:“國家興隆,自有豪杰來佐,又豈在人之多寡哉!”鄧昆曰:“卞將軍之言雖是,但目下難支,奈何?”卞吉曰:“今關外尚有此幡,阻住周兵,料姜尚不能過此。”芮吉聽了他二人說話,心中自忖:“鄧昆已有意歸周。”不覺至晚,飲了數杯,各散。鄧昆令心腹人密請芮侯飲酒,芮吉聞命,欣然而來。二侯執手至密室相敘,左右掌起燭來,二侯對面傳杯。正是:
二侯有意歸真主,自有高人送信來。
且不言二侯正在密室中飲酒,欲待要說心事,彼此不好擅出其口。只見子牙在營中運籌取關,又多了那首幡阻在路上,欲別尋路徑,又不知他關中虛實,黃飛虎等下落,無計可施。忽然想起土行孫來,遂喚土行孫吩咐:“你今晚可進關去,如此如此,探聽,不得有誤。”土行孫得令,把精神抖擻,至一更時分,徑進關來。先往禁中,來看南宮適等三人。土行孫見看守的尚未曾睡,不敢妄動,卻往別處行走。只見來至前面,聽得鄧、芮二侯在那廂飲酒,土行孫便躲在地下聽他們說些什麼。
只見鄧昆屏退左右,笑謂芮吉曰:“賢弟,我們說句笑話,你說將來還是周興,還是紂興?你我私議,各出己見,不要藏隱,總無外人知道。”芮侯亦笑曰:“兄長下問,使弟如何敢盡言。若說我等的識見洪遠,又有所不敢言;若是模糊應答,兄長又笑小弟是無用之物,弟終訥于言。”鄧昆笑曰:“我與你雖為各姓,情同骨肉,此時出君之口,入吾之耳,又何本心之不可說哉。賢弟勿疑!”
芮吉曰:“大丈掞既與同心之友談天下政事,若不明目張膽傾吐一番,又何取其能擔當天下事,為識時務之俊杰哉。據弟愚見,你我如今雖奉敕協同守關,不過強逆天心民意,是豈人民之所愿者也!今主上失德,四海分崩,諸侯叛亂,思得明主,天下事不卜可知。穇周武仁德播布四海,姜尚賢能,輔相國務,又有三山五岳道術之士為之羽翼,是周日強盛,湯日衰弱,將來繼商而有天下者,非周武而誰?前者會戰,其規模氣宇已自不同。但我等受國厚恩,惟以死報國,盡其職耳。承長兄下問,故敢以實告,其他非我知也。”
鄧昆笑曰:“賢弟這一番議論,足見洪謀遠識,非他人所可及者,但可惜生不逢時,遇不得其主耳。將來紂為周擄,吾與賢弟不過徒然一死而已。愚兄固當與草木同朽,只可惜賢弟不能效古人所謂‘良禽擇木而棲,賢臣擇主而仕’,以展賢弟之才。”言罷,諮嗟不已。
芮吉笑曰:“據弟察兄之意,兄已有意歸周,故以言探我耳。弟有此心久矣,果長兄有意歸周,弟愿隨鞭鐙。”鄧昆忙起身慰之曰:“非不才敢蓄此不臣之心,只以天命人心卜之,終非好消息,而徒死無益耳。既賢弟亦有此心,正所謂‘二人同心,其利斷金’,只吾輩無門可入,奈何?”芮吉曰:“慢慢尋思,再乘機會。”二人正商議綢繆,已被土行孫在地下聽得詳細,喜不自勝,思想:“不若乘此時會他一會,有何不可?也是我進關一場,引進二侯歸周,也是功績。”正是:
世間萬事由天數,引得賢侯歸武王。
話說土行孫在黑影里鉆將上來,現出身子,上前言曰:“二位賢侯請了!要歸武王,吾與賢侯作引進。”道罷,就把鄧、芮二侯嚇得半晌無言。土行孫曰:“二侯不要驚恐,吾乃是姜元帥麾下二運督糧官土行孫是也。”鄧、芮二侯聽畢,方才定神,問曰:“將軍為何夤夜至此?”土行孫曰:“不瞞賢侯說,奉姜元帥將令,特來進關探聽虛實。適才在地下聽得二位賢侯有意歸周,恨無引進,故敢輕冒,致驚大駕,幸勿見罪。若果真意歸周,不才預為先容。吾元帥謙恭下士,決不致有辜二侯之美意也。”鄧、芮二侯聽說,不勝欣喜,忙上前行禮曰:“不知將軍前來,有失迎迓,望勿見罪。”鄧昆復挽土行孫之手,嘆曰:“大抵武王仁圣,故有公等高明之士為之輔弼耳。不才二人昨日因在陣上,見武王與姜元帥俱是盛德之士,天下不久歸周,今日回關,與芮賢弟商議,不意為將軍得知,實吾二人之幸也。”土行孫曰:“事不宜遲。將軍可修書一封,俟我先報知姜元帥,候將軍乘機獻關,以便我等接應。”鄧昆急忙向燈下修書,遞與土行孫,曰:“煩將軍報知姜元帥,設法取關。早晚將軍還進關來,以便商議。”土行孫領命,把身子一晃,無影無形去了。二侯看了,目瞪口呆,諮嗟不已。有詩贊之,詩曰:
暗進臨潼察事奇,二侯共議正逢時。
行孫引進歸明主,不負元戎托所知。
話說土行孫來至中軍,剛有五鼓時分,子牙還坐在后帳中等土行孫消息。忽然土行孫立于面前,子牙忙問其“進關所行事體如何?”土行孫曰:“弟子奉命進關,三將還在禁中,因看守人不曾睡,不敢下手。復行至鄧、芮二侯密室,見二人共議歸周,恨無引進,被弟子現身見他,二侯大悅,有書在此呈上。”子牙接書,燈下觀看,不覺大喜:“此真天子之福也!再行設策,以候消息。”令土行孫回帳。不表。
且說鄧、芮二侯次日升殿坐下,眾將來見。鄧昆曰:“吾二人奉敕協守此關,以退周兵。昨日會戰,未見雌雄,豈是大將之所為。明日整兵,務在一戰以退周兵,早早班師以復王命,是吾愿也。”歐陽淳曰:“賢侯之言是也。”當日整頓兵馬,一宿晚景不題。次日,鄧昆檢點士卒,炮聲響處,人馬出關,至周營前搦戰。鄧昆見幽魂白骨幡豎在當道,就在這幡上發揮,忙令卞吉:“將此幡去了。”卞吉大驚曰:“賢侯在上:此幡是無價之寶,阻周兵全在于此;若去了此幡,臨潼關休矣。”芮吉曰:“吾乃是朝廷欽差官,反走小徑;你為偏將,倒行中道,周兵觀之,深為不雅。縱有常勝,亦不為武。理當去了此幡。”卞吉自思:“若是去了此幡,恐無以勝敵人;若不會,彼為主將,我豈可與之抗禮。今既為父親報仇,豈惜此一符也。”卞吉馬上欠身曰:“二位賢侯不必去幡,請回關中一議,自然往返無礙耳。”
鄧、芮二侯俱進了關,卞吉忙畫了三道靈符,鄧、芮二侯每人一道,放在幞頭悰面。歐陽淳一道放在盔里,復出關來,數騎往幡下過,就如尋常。二侯大喜。及至周營,對軍政官曰:“報你主將出來答話。”探馬報入中軍,子牙即忙領眾將出營。鄧昆大呼曰:“姜子牙,今日與你共決雌雄也!”拍馬殺入陣中來。只見子牙背后有黃飛彪、黃飛豹二馬沖出,接住鄧、芮二侯廝殺。四騎相交,正在酣戰之下,卞吉看不過,大呼曰:“吾來助戰,二侯勿懼!”武吉出馬,接住大戰。只見卞吉撥馬往幡下就走,武吉不趕。子牙見只有鄧、芮二侯相戰,忙令鳴金,兩邊各自回軍。
子牙看見鄧、芮四將往幡下徑自去了,心中著實遲疑。進營坐下,沉吟自思:“前日只是卞吉一人行走得,余則昏迷;今日如何他四人俱往幡下行得?”土行孫曰:“元帥遲疑,莫不是為著那幡下他四人都走得麼?”子牙曰:“正為此說。”土行孫曰:“這有何難,候弟子今日再往關內去走一遭,便知端的。”子牙大喜曰:“當宜速行。”
當晚初更,土行孫進關,來至鄧、芮二侯密室。二侯見土行孫來至,不勝大喜曰:“正望公來!那幡名喚幽魂白骨幡,再無法可治。今日被我二人刁難他,他將一道符與我們頂在頭上,往幡下過,就如平常,安然無事。足下可持此符獻與姜元帥,速速進兵,吾自有獻關之策也。”土行孫得符,辭了二侯,往大營來,見子牙備言前事。子牙大喜,取符一看,子牙已識得符中妙訣,取朱砂書符,吩咐眾將。不知卞吉吉兇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 


上一回:第八十四回 子牙兵取臨潼關
下一回:第八十六回 澠池縣五岳歸天
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國演義</font>

    三國演義

    《三國演義》是中國古代第一部長篇章回小說,是歷史演義小說的經典之作。小說描寫了公元3世紀以曹操、劉備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白眉大俠</font>

    白眉大俠

    《白眉大俠》講述宋朝仁宗皇帝執政期間,以徐良、蔣平、白蕓瑞為首的三俠、七杰、小五義等眾開封府校尉,在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隋唐演義(216回版)</font>

    隋唐演義(216回版)

    《隋唐演義》評書講述的是隋王朝臨末日時,以瓦崗寨為首的起義軍,聯絡朝中被隋煬帝迫害的將領,推翻隋朝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岳飛傳</font>

    岳飛傳

   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,自幼拜周侗為師習武。與張顯、湯懷、王貴、牛皋結拜。他投軍報國,大鬧武科場,槍挑小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小八義</font>

    小八義

    田連元評書《小八義》敘宋徽宗時,落難公子周順與表兄徐文彪、江湖好漢尉遲霄、唐鐵牛、梁山好漢后代孔生、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東漢演義</font>

    東漢演義

    秦末,沛公劉邦在芒碭山揭竿起義,三載亡秦、五年破楚,創下了大漢天下。到西漢末年,王莽害死平帝篡位稱帝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</font>

    楊家將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亂世梟雄485回版</font>

    亂世梟雄485回版

    長篇評書《亂世梟雄》講的是東北王張作霖和其子少帥張學良的傳奇故事,是著名評書藝術家單田芳先生根據大量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童林傳(300回版)</font>

    童林傳(300回版)

    《童林傳》評書說的是清康熙年間,童林(字海川)因貪戀賭博,將父親氣傷后被父親趕走。他絕路逢生,不僅得到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劍</font>

    三俠劍

    《三俠劍》故事自“明清八義”開書,勝英年輕時因金鏢誤傷八弟秦天豹,與秦家結下“梁子”。后來“明清八義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水泊梁山</font>

    水泊梁山

    故事從西涼國進貢給宋徽宗一件寶物——紫金八寶夜光壺被高俅事先留下把玩而被盜開始,引出生鐵佛盜壺覲見,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龍虎風云會</font>

    龍虎風云會

    評書《龍虎風云會》是長篇俠義評書《白眉大俠》的繼續和補充,又可單獨成章,并增加了公案情節。此書以房書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楊家將全傳</font>

    楊家將全傳

    演述北宋名將楊業一家世代抵抗遼(契丹)、西夏入侵的故事。全書通過頌揚楊家世代忠勇衛國,前仆后繼的感人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大隋唐</font>

    大隋唐

    大隋唐傳統評書又名《興唐傳》,據清乾隆年間話本小說《說唐》敷衍而成。北京流傳的評書《隋唐》以清末“評...

  • <font color='#FF0000'>三俠五義</font>

    三俠五義

    《三俠五義》原名《忠烈俠義傳》,長篇俠義公案小說。清代無名氏根據說書藝人石玉昆說唱的《龍圖公案》及其...


亚慱体育APP